关闭

城市信报·2019年1月30日A14

校内托管下学期全面铺开你会给孩子选吗?

2019-01-30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4版
校内托管下学期全面铺开你会给孩子选吗?

记者了解到,校内托管作为一个教育热点话题,已经在全国多地实施推广,比如北京市从2018年9月份开始在义务教育阶段实施校内托管服务,他们开展的效果如何,家长和孩子们满意吗?有效开展校内托管,需要考虑哪些因素?咱们怎么做,才能让校内托管有滋有味又有效,切实解决社会问题呢?

托管方式不同,家长反馈不一

根据北京市教委要求,2018年9月起,北京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开始实行校内课后托管服务,收获到了不同的家长反馈 ,“我修改了孩子在校托管的时间。原本一周托管五天,现在改为了只在周一进行托管”、“我向老师申请退出校内托管群,转战到校外托管机构”……校内托管开展一段时间以来,一些变化正在家长群体中悄然发生。新京报记者了解到 ,不少家长因为未能满足预期、学校托管时间不够灵活等原因,在参与一段时间后,放弃了这一学校的“福利”。

为了解家长对校内托管的评价,新京报记者曾做过线上调查问卷。数据显示,仅22% 的家长表示对学校课后托管服务满意,有44%的家长认为校内托管有待改进,32%的家长认为服务一般。在被问到“哪些对学校托管服务的评价比较客观”时,三分之一的家长认为 ,校内托管仅能起到看管作用,孩子学不到东西;30%的家长认为 ,托管执行一刀切,接送时间相对不灵活。

对校内托管,咱青岛家长有啥需求?

“我希望如果真的把校内托管搞起来,老师能监督孩子养成认真写作业的好习惯,这样我们下班回家以后就不用还得监督孩子的作业问题,鸡飞狗跳的情况应该能改善不少”,本市一位二年级学生家长表示,她打算在新学期学校校内托管办起来以后让孩子上在学校托管。不过,这位家长也表示,如果学校只是看孩子,但是学不到东西的话,这事就得另当别论了,“我们不可能直接去找学校提意见,大不了就继续花钱让孩子在外边上托管班吧”。

一年级学生家长石先生则表示,对于孩子们来说,在学校里待了一天了,如果校内托管只有做作业、看书之类的事情,恐怕孩子的兴趣不会太大,学习效率也高不了,“如果能结合一些兴趣课程,并固定下来,这样孩子既能学到东西,也能保证安全,免除家长接送时间上的难处,就很不错了”。三年级学生小高则表示,自己希望在学校里写完作业以后,可以到操场上玩会儿,给我们自由活动的时间。

半数以上家长希望能辅导孩子完成作业

“学校的托管班是各个年级的学生混在一起的,老师由各科老师轮值,他们只负责照看孩子,不辅导孩子做作业。”在北京的杨女士看来,她最希望学校托管能解决孩子的作业问题,但是,这个需求并没有得到满足,因此,她对校内托管并不满意。另一位学生家长高女士则对校内托管表示满意,高女士介绍,学校根据托管学生数量按年级进行划分,托管老师会辅导、督促孩子完成作业,为个别学生进行答疑。“孩子写作业的态度更认真了,错误率也明显降低。以前是回来就愁作业,现在却比较轻松,孩子也有了更多时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高女士认为 ,校内托管不光解决了接送问题,还能让孩子养成优先完成作业的习惯。

根据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确定的政策,学校每天在完成规定课时之后提供课后服务,时间到下午5点30分。具体时间由各区、学校根据实际情况确定。在校内托管的内容与形式上,主要为组织开展课外活动、提供课后托管服务,如户外活动、校内阅读、自习、做作业等,禁止学校借课后服务的名义组织学生集体补课、集体教学。

新京报记者发现 ,目前,不同学校在托管开展的内容上略有差别,但“在班里做作业、自习”是多数学校的“不二之选”。问卷调查也显示,56% 的家长表示,学校托管班的内容主要为“在教室写作业、阅读”,26% 的家长表示为参加体育、艺术、科技类活动。

教学压力大,师资是个大问题

虽然学校参与课后托管,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双职工家庭接送难等问题,但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家长意见不一。家长普遍希望,孩子多停留在学校的那段时间,能够过得更充实有意义。然而学校也表示有自己的隐衷。有知情人士坦言,“既要把政策全面落实到位,又不能增加学校、老师太多负担,很不容易。”

“托管并非只需要学校提供空间,其实背后还有大量的工作需要统筹协调。每个孩子每天接送时间都不固定,情况是复杂多变的。”一小学校长表示,该校每周二到周五会开展学生社团活动,包括芭蕾、数独、英语剧、编程等20个社团。“社团对学生发展很重要,也已经延续了很多年。托管政策刚下来的时候我们很着急,差点把社团停掉,因为师资跟资金都有限。”

同时,这位校长表示,托管工作的开展打乱了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和教学计划。“一直以来,学校每周一都是全体教师例会的时间,用来推进学校整体工作、提高教师专业水平;而每周二到周五放学后是老师们集中备课和分组教研的时间,以保证第二天每节课的教学质量。托管服务导致日常计划受到冲击,老师们连教研的时间都没有了。”该校在无奈之下,把后勤老师包括保安都安排去照看托管班的孩子了。

业内人士表示,解决课后托管问题,不应该把“重担”只压到学校身上,需通过立法支持,调动全社会的力量资源参与其中 。同时,需要对校外托管给予积极引导,让家长多一项选择,也为学校分担一些忧虑。

校内托管服务怎样办才合理

新京报记者采访中科院附属玉泉小学校长高峰时,对方表示,实施校内托管满足了部分家长的需求,但同时也延长了教师在校工作时间,增加了老师的工作强度。“老师们在校时间太长,太辛苦了,目前经费补助也比较少,再加之一些老师家里也有老人、孩子需要照顾,如果采用自主选择方式,参与的托管服务的老师不会太多。”高校长分析说,这部分补贴比较少,对一些退休教师也没有太大吸引力。所以学校采取了购买服务的方式,让社会机构参与其中,共同帮助家长解决难题。

在采访中 ,新京报记者发现 ,实施校内托管大部分学校面临的还是师资不足的问题,不少校长担心校内托管会加重教师负担 ,影响老师正常的教研、备课和培训安排,也影响老师的正常休息,还有可能导致教师职业倦怠。“是否参与校内托管,理论上应该把选择的自主权交给教师。”在高校长看来,缓解学校压力一方面需要增加教师编制,另一方面也需要政府加大专项资金投入。

城市信报记者 郝春梅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