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9年1月30日A12

女子同意给脑死亡“弟弟”拔管没想到拔错了人!

2019-01-30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2版
女子同意给脑死亡“弟弟”拔管没想到拔错了人!

据英国《每日邮报》1月29日报道,美国纽约一所医院被告上法庭,因为他们给一名患者拔管时竟然拔错了人,医生们把这名患者错认为重名同岁而且又长相相似的另一个人,征求许可时问了这另外一个人的家人。

去年的7月29日,40岁的弗雷迪·克拉伦斯·威廉姆斯在纽约布鲁克林的圣巴纳巴斯医院去世,因为他已经脑死亡,“姐姐”施莱尔许可医生拔管。两周前,弗雷迪服用药物过量,导致大脑严重受损,施莱尔接到电话赶医院。根据施莱尔的诉讼,医生在弗雷迪的口袋里发现了他的钱包,并查到了他的社会安全卡号码。他们以为躺在医院病床上的是施莱尔的弟弟弗雷迪·威廉姆斯 。

施莱尔说,起初她觉得躺在病床上的人有点不像她的弟弟弗雷迪,但她把这归因于他的脸肿了,而且她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收到弟弟的消息了。两天后,医生告诉施莱尔,说她的弟弟已经脑死亡。她联系了来自其他州的亲戚,让他们和她一起去医院道别。施莱尔说,直到验尸官做了尸检后给她打电话,她才意识到是搞错了,那个人并不是她弟弟。

施莱尔随后得知,她的弟弟还活得好好的 ,当时因袭击罪被关在监狱里已经好几个星期了,现在是赖克斯岛监狱的一名囚犯。现在 ,施莱尔正在起诉医院,要求赔偿“未指明的损害”,声称他们让她和她的家人经历了情感上的灾难。施莱尔不知道弗雷迪·克拉伦斯·威廉姆斯的家人是否被告知他已经去世。

施莱尔接受《纽约邮报》采访说:“我杀了一个我完全不认识的人,是我同意的 。”她解释说,当她第一次看到这名男子时,他的脸肿了起来,但是他确实和她弟弟哥长得很像。他嘴里插着管子,戴着颈托。他有点肿……但是,他长得太像我弟弟了,眉毛、鼻子和脸型看起来都像我弟弟。”施莱尔的姐姐被通知赶到医院跟弗雷迪告别的时候,并没有立刻相信病床上的人就是他们的弟弟。她走进病房说:“那不是我弟弟。”施莱尔问她这是什么意思,她说:“那个家伙块头大得多。”但是弗雷迪的女儿17岁的布鲁克琳也没能认出那个人并不是弗雷迪。

施莱尔说,他们从弗吉尼亚赶来和躺在病床上的男子道别,在给他拔管之前,他们在他病床边哭泣。“布鲁克琳歇斯底里地握着他的手,亲吻他,哭个不停。”

当施莱尔意识到死去的不是她的弟弟时,她在监狱里给他打了电话。

该诉讼寻求不明确的损害赔偿。施莱尔的律师亚历克斯·杜德尔森声称,当他向医院提起诉讼时,医院没搭理他。亚历克斯说:“巴纳巴斯医院的代表们基本上是朝我脸上吐口水。这超越了鲁莽的行为。我要求展开调查。仅此而已。如果他们能真诚道歉 ,原本会好得多。

医院发言人在本周一对《每日邮报》说,虽然他们无法对正在进行的诉讼做出评论,但他们认为这起诉讼没有任何价值。

城市信报编译 曹丽娜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