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9年1月29日A4

不顾危险空手夺镰手写档案三万余份

2019-01-29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4版
不顾危险空手夺镰手写档案三万余份 不顾危险空手夺镰手写档案三万余份 不顾危险空手夺镰手写档案三万余份

近日,黄岛公安分局拘留所民警纪合顺、赵风刚、王玉富被省公安厅授予全省“公安基层工作金盾荣誉奖”,颁发了奖章和荣誉证书。在黄岛公安分局这是首次有民警获得这一荣誉。据了解,“公安基层工作金盾荣誉奖”授予累计在基层工作满30年的民警,而纪合顺、赵风刚、王玉富三名民警在基层工作的时间均已超过了30年。记者与三名民警进行了对话,倾听他们不同的从警故事。

纪合顺:不顾危险空手夺镰,打击乡霸维护治安

记者:当时怎样进入公安系统工作的?

纪合顺:我是1985年10月参加公安工作的,在参加公安工作之前,我是一名民办教师。当时 ,全县组织招考干部,我对公安工作比较向往,就报考了公安局,没想到一下子就被录取了。

记者:刚参加公安工作时有什么样的感受?

纪合顺:我一开始在张家楼派出所 ,做户籍内勤。当时公安刚刚接管户口管理工作,有很多的档案需要理顺,工作量非常大,经常需要加班。那会和现在不一样,一个星期才休息一天,加上当时交通也不便利,一般情况下一个月才回家一次。

记者:你在公安基层工作了多长时间?

纪合顺:从警34年,其中只有两年在机关工作,其他32年都是在派出所 、看守所和拘留所,其中在监所工作了14年。

记者:工作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有哪些?

纪合顺:三十多年时间里经历的事情很多,我从民警到担任派出所副所长、所长,处理过很多的事。在派出所工作期间,任务就是维护好当地的治安。我记得1990年的时候,我在大村任副所长,当时有一个村里姓丁的一户家里有四个兄弟,号称“丁氏四兄弟”,以老大为首都很猖狂,他们虽然没有特别恶劣的犯罪,但是在集市上欺行霸市,殴打他人,强买强卖,横行乡里。以前民风都很淳朴,老百姓对丁氏兄弟深恶痛绝。我当时分管案件工作,就搜集丁氏兄弟的违法事实,最后终于抓住机会将丁氏兄弟的老大进行了处理,震慑了他们,之后丁氏兄弟就再不敢胡作非为了,当时群众都拍手称快。

记者:工作有没有遇到过危险的情况?

纪合顺:2001年6月,我在藏南任所长。一个村里的村民也是姓丁的,与邻居发生了矛盾,手里拿着镰刀扬言要砍对方,吓得邻居躲在屋里不敢出来。接到报警后,我带领一名民警赶到现场。丁某的情绪非常冲动,仍然挥舞着镰刀,不停地叫喊要砍人。当时有些群众也不知道危险,就围在附近看热闹。为了防止丁某伤人,我让民警与丁某对话,我自己瞅准机会从侧面冲上去夺下了丁某手里的镰刀。丁某极力反抗,但是我死死地抓住镰刀把,民警上来帮忙,最后把镰刀夺了下来。后来才发现,争夺镰刀的时候我的手被划伤,但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疼 ,就想着必须夺下来镰刀,不能让丁某伤着群众。

记者:谈谈你从事监所工作的情况吧。

纪合顺:我从事监管工作十余年。监所管理工作是一项高风险、高强度、责任大,相对封闭、枯燥的管教工作,超负荷加班加点 ,监管措施的落实要严之又严、细之又细 、实之又实,安全才有保障,才能尽职免责。工作中,我十余年如一日,“说实话、办实事、见实效”,持之以恒,始终坚持“在岗一分钟、警惕六十秒”。日常工作中,结合自己的实践,总结出了“四勤”监管工作法,即“眼勤、嘴勤、腿勤、手勤”,克服“习惯性麻痹”的思想,始终做到警钟长鸣。

赵风刚:手写档案三万余份,半年多基本没回家

记者:你怎么进入公安系统工作的?

赵风刚:我当时是上的青岛市人民警察学校,1985年7月毕业后,就进入公安系统工作。一开始在当时的城关派出所当治安民警,后来从事户籍管理工作。

记者:你在公安基层工作了多少年?

赵风刚:我到目前为止是34年,其中只有一年在机关工作,累计在基层工作是33年了。这33年里,从事户籍内勤工作10年。

记者:工作中印象比较深刻的事有哪些?

赵风刚:我在派出所工作了20年,从事户籍内勤工作时间比较长。记得我参加工作不久就开始了第一代居民身份证的颁发工作。城关派出所辖区人口是3万多人,当时条件很艰苦,还没有电脑,所有的档案都要靠手写。完成居民身份证颁发工作大约经历了半年多的时间,我基本没有回过家。

记者:说说从事监管工作的情况吧?

赵风刚:我从派出所先是调到了看守所,后来又到了拘留所 。我主要从事后勤保障工作,在押人员的生活起居、衣食都要管,特别是食品安全容不得一点马虎。另外,我也负责监管工作。监管工作责任很重,因为所有的在押人员都是涉及到案件进来,存在很多问题,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很重要。我记得2018年5月的时候,孙某因寻衅滋事、殴打他人被分别裁决行政拘留15日,合并执行拘留20日。孙某对处罚不服气,拒不认错,入所后十分抗拒,拒绝签字,不穿标志服装,后来开始绝食。当时我耐心和他谈话,经过反反复复谈心,他终于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不再绝食,开始服从管理。类似的情况有很多,我们作为监管民警,我觉得不仅是做好管理工作,还要教育每一名在押人员今后重新做人。

王玉富:监管医生身兼两职,更需仔细发现潜在病情

记者:你是怎样进入公安系统工作的?

王玉富:我是1975年参加工作的,当时在胶南县人民医院工作。1985年5月,胶南县公安局看守所招录医生,我对公安工作比较向往,觉得穿上一身制服非常神气。其实当时在医院已经工作了十年,已经有了丰富的临床经验,算是医院的骨干了,但我最终还是选择了公安。

记者:你在公安基层工作了多少年?

王玉富:我从警34年,34年都是在基层,先是在看守所 ,后来在拘留所到现在,一共就干了这两个单位,现在还是医生,同时也是监管民警。

记者:工作中印象深刻的事情有哪些?

王玉富:我被招录成为看守所的医生后才发现,给在押人员看病和在医院看病不太一样。医院的病号都是实事求是讲述自己的病情,但是违法犯罪嫌疑人员或者服刑的人员不一样,他们的心理不一样,有的可能如实说,有的则会故意伪装或者隐瞒病情。这就需要仔细观察,并依靠多年工作经验去辨别他们说的是不是实话,或者通过检查及时发现潜在的病情。

2014年的时候,有一起盗窃案件的嫌疑人刘某被治安拘留,刘某进来的第二天,反映说头疼 。我给他一测血压,高压到了180毫米汞柱,于是就让他服用降压药。又过了一天,我再次给他测量,发现高压到了200毫米汞柱,这就感觉到不太对劲,推测可能是外伤引起的脑出血致使血压升高。经过询问刘某,刘某说在盗窃电动自行车被抓群众抓住,有群众很气愤,动手打到了刘某的头部,当时也没有什么症状,就没在意。了解到这一情况后,我立即联系办案单位将刘某送到医院进一步做CT检查,诊断刘某果然是外伤性脑出血,及时进行了治疗,避免了重大事故的发生。

记者:作为监管民警,也是医生,有没有遇到特别紧急的情况?

王玉富:2015年6月5日,那天我值班,当时押在5号监室的董某突然面色青紫,憋气,胸闷,我接到监室里其他人的报告后,立即快速赶往监室。我第一反应就是董某心脏病发作,因为董某刚收押的时候我了解过他的身体情况,知道他有心脏病。我立即给董某采取抢救措施,同时让同事拨打120急救电话。经过六七分钟的紧急抢救,董某基本脱离了险情,随后被送往医院进一步治疗,医院的接诊医生说要不是我们处置及时,董某就有生命危险。 文/图城市信报记者 尚青龙 通讯员 齐林新

恪尽职守做公安基层工作“金盾”

纪合顺 、赵风刚、王玉富,三名民警目前都在黄岛公安分局拘留所,都是在公安基层工作三十年以上的老民警。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但是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的人民警察的浩然正气,恪尽职守,“公安基层工作金盾荣誉奖”是对他们从警最好的褒奖。在采访中,纪合顺等三名同志一致表示,将继续发扬成绩,珍惜荣誉,扎实工作,锐意进取,在新时代,以新作为 ,为平安美丽新区建设作出新的贡献!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