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11月05日A15

困惑瓶颈期,我会选择回归舞台

2018-11-05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5版
困惑瓶颈期,我会选择回归舞台

从《 走向共和》中的光绪帝,到近期热播的热血网剧《悍城》,十五年间李光洁塑造了几十个鲜活的角色。尤其是近期大火的网剧《悍城》,我们看到了李光洁不一样的一面 。一部警匪题材的网剧的主角 ,剧中98%的打戏都是李光洁自己打的,你很难想象 ,一个怎么看都很文艺的大叔,会选择这样一个角色。

谈《悍 城》:动作戏挑战观众审美

记者:这次为什么要接《悍城》这样一个警匪题材的作品?

李光洁:因为有情结吧,男生可能从小很多时候都对警匪有不一样的感受,一旦有类似这样的戏找过来的时候就会特别的感兴趣 ,再有这是一个在网剧市场上比较新的类型,剧本写的也很好 ,又是一个很年轻的团队 ,人物也很全面,很丰富,所以没有理由不接。

记者:我看片子里面动作戏还是挺多,为了这个戏应该做了很多体能上的准备?

李光洁:每集都打,训练肯定要做,就是有氧器械这些。这部戏的动作戏跟以往都不太一样,以往都是到临拍的时候才跟你去套招,让你去学,比如说我们整个动作戏大概有个四五十招的话,它是两三招,三四招,看你的记忆力能记住多少动作,这么一点点往前推进,但是这个戏是属于在开机之前,或者我们在拍摄当中,他就开始教你一些基础动作,一些动作的原理 ,这些你学会了之后才开始教你这些戏里要用的这些招。我就会问,这个是过两天要拍吗?他说不,两个月以后才拍,但是我们两个月之前就开始训练,是为了导演希望能尽可能多地都由正身去打,所以他敢于放一些比较松的景别去看清楚演员的动作,这也是一种尝试,就希望能让观众看到更多更真实的场面,就像我们去看拳击比赛或者是武术比赛,对打的这种,都不是那么清楚的像我们看电影一样,一招一式,套路很清晰的那种。所以说这种接近真实化的动作表演,这也挑战了观众在看动作类影视剧的审美。我也看到一些针对这部片子的动作戏的评论,但其实对我本人来说,我更喜欢这样的动作拍法,虽然演员辛苦一些,但更加真实。

记者:所以你会去关注自己作品的评论?

李光洁:我会去看评论,但我会在意更真诚的评价,如果说是那种看了一眼,然后就在这儿用另外一种角度去谈论的,那种可能我不会太在意,我会有选择性的看。

记者:这次造型上其实突破也挺大的。

李光洁:就是长发嘛,大家戏称叫泡面头,其实生活中我一直有一个想留长发的愿望,但是每次拍戏都剪我的头发,不知道怎么得罪发型师,总觉得可能短发,男生更精神一些,更干练一些,所以《悍城》这次播出是两季,12集一季,第一季等于是长发,第二季是短发。

记者:和袁文康合作感觉如何?

李光洁:老熟人了,所以合作起来很默契,并没有什么隔阂,互相给对方提意见的时候也不会过多地去措词,要考虑会不会得罪对方,都没有这些。

记者:这次演的是一个卧底,你怎么去把握这个角色的多样性?比如说他的心理层次?

李光洁:其实我一直以来选角色,都偏向于复杂性,我很少演那种特别单一性格的角色,或者单一身份的,像之前的《林海雪原》《和平饭店》他们的人物性格,或者是身份,都有相对的这种复杂性,所以我更希望去呈现人性本身,演员呈现的就是人性和人物的关系,人性本身就是复杂的,在生活中,你更多地了解人本来的生活态度、意义、存在的价值,你把这些更多地去体验,体会,到工作中把它体现出来就可以了。

谈表演:处于困惑期最好的方式就是回归舞台

记者:之前你导演过一些微电影,有想做导演的打算吗?

李光洁:看缘分吧,机缘巧合,因为我觉得导演就算是作者了,需要有感而发,因为我不是职业导演,我并不是要靠这个去生存的。所以没有必要非逼着做这样一件事情,等我真的对人生有了新的认知,有了想说的话,演员这个身份不足以表达的时候,可能会选择其他的工作方式去表达自己要想说的。

记者:综艺节目也参加了很多。哪个类型的综艺,觉得自己最喜欢?

李光洁:就是有抓手的,有门把手的。其实我觉得有很多时候,你到一个未知的领域 ,都需要一个门把手去打开这扇门,比如《跨界歌王》唱歌是我的门把手;《声临其境》配音是我的门把手;《幻乐之城》就更不用说了,它其实就是一部电影,无非是比较短的一部电影,里边有唱而已。这些都是在我能找到门把手的情况下,才去做的事情,我知道我要干什么,当我不知道我要干什么的时候,我可能完全不知道怎么去打开这扇门。

记者:从《走向共和》到现在出道十多年觉得自己最满意的角色是哪一个?

李光洁:我觉得分时期吧,因为每个时期自我认知不一样,对生活的理解也不一样,每个时期的作品都表现了自己当时的状态,当时对于角色的认知,对于人生的认知都会反映到我对一个角色的呈现上。所以说不能去类比,不能说从我第一部戏到今天,哪一个怎么样,每一个阶段,我今年37岁和27岁的想法必然是不一样的。这两个人物其实是没有可比性的。

记者:现在会存在一些表演上的困惑吗?很多男演员到了中年的时候,演了各种各样的角色,可能会面临一些困惑,不知道该怎么演。

李光洁:会有,我经历过这个时期,就是在2012年 、2013年 ,演完《团圆饭》的时候,当一部戏真的把你掏空了,把你所有对于表演的认知、对于人生的态度都放在一个角色里,这戏演完了,也播完了。之后你突然再看到新的剧本,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这样的角色,也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创造它,那个时候我唯一想到的办法就是回归舞台,最接近表演本身的一种方式去寻找到表演最初的冲动,这是一个途径。所以在那两年里,我只做了这么一件事情,演了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田沁鑫导演的。给我的收获特别大,如果让我回到2012年 ,让我再选择一次的话我还会这么做。

记者:仍然会选择回归舞台?

李光洁:对,因为当年面对大批量的戏来找你,拿着钱,你把名和利往外推,很多人也会觉得你为什么会这么选择?但是 ,大家都不知道从根上一个演员的心理状态到底应该怎么去面对。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自救,没有人可以帮到你。其实观众大部分都是只看结果,我不管你,就像今天的《流浪地球》发布会,大家去讲这身衣服有多沉,我说的再让你感同身受,但是你也不知道那身衣服到底穿到身上是一个什么感觉。所以我们之前还在开玩笑说,《流浪地球》发布会的时候,是不是把这身衣服拿过来,谁感兴趣 ,我们发布会完了,你穿上试一试。但其实这种感觉是无法传递给观众的,观众永远不知道你拍得有多苦。但是他会看戏,如果戏足够打动他,他是可以感受到的,你所有的辛苦都是值得的。如果他对这个戏无感,你再苦再累,你就是死在片场,其实他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的。所以,演员在拍摄过程中,经历的一些痛苦、磨难、挣扎、彷徨,这种其实都是以最后的结果来往前推的,去衡量的。

城市信报记者 吴鲲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