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11月05日A13

◎曲言杂谈 金樽美酒莫贪杯□曲全承

2018-11-05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3版

豪饮的习惯好不好?这真是一个令人困扰的问题。科学理性告诉我们不好,而世俗感性又常常强迫我们这样做。老婆大人告诉我们不好,而“狐朋狗友”们却强调非如此不能得久别重逢的妙趣。就连敦煌莫高窟石室中发现的历史久远的曲子词都在做着同样的纠结:反对的一方是红颜知己的哀叹,“何处贪欢醉不归,羞向鸳衾睡”;赞成的一方是江湖豪客,“日入酉,金樽多泻葡萄酒。劝君莫弃失路人,结交承仕须朋友”。

我年轻时也犯过喝酒不知深浅的毛病。有一次我宴请几位上海客人,他们听说胶东人豪爽能饮,就在飞机上商量:酒桌上如果被动挨打,一定会被山东人灌醉,因此必须采用以攻为守的战术主动出击。宴席摆开,他们依计而行,我这个主陪还没有端杯,他们就依次举杯敬酒。岂不知,在胶东,这种做法是对主人的肆意挑衅,是很不礼貌的。我虽然知道他们不懂规矩,但多少也有些恼怒,于是想整治他们一下。我说:“各位客人可能不知道,胶东是全国酒类最齐全的地区。啤酒是青岛啤酒四海闻名,红酒是张裕干红天下皆知,此外还有白酒、黄酒、白兰地、三鞭酒、干白葡萄酒等等,因此胶东对客人最高的礼仪是把所有酒都喝一遍,而且喝一杯换一种酒。”上海客人们为给自己壮胆,也憋足气力齐声应和。我记得那天用三两的杯子喝了七种酒,当最后一杯白兰地下肚后,我环顾四周,桌面上一个上海人都看不到了。

饮酒时面对强敌要讲究战略战术,藏奸耍滑的事情我也干过。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宴请一位北京客人,据说这位客人能喝白酒二斤。酒未上桌,这位客人就站起来说:“感谢大家盛情款待,今天喝酒咱改改规矩,我单独敬每人一杯白酒,表示对大家的谢意。”我心里嘀咕,这小子够狠的哈,于是说:“没问题,喝酒的方法您定,但喝什么酒就要客随主便。我们这里的金奖白兰地就是一种果酒,平时都是女人孩子喝的,你酒量大,我们陪不足,就喝这种酒吧。”客人豪爽地一挥手:“没问题,什么酒都行。”酒过三巡,我算了算,自己已经喝下去一斤多白兰地了,客人依然玉树临风,我却冷汗都吓出来了。心想:“这小子也太能喝了!”于是找了个借口跑厕所吐出来,坐车回家等醉了。第二天我特意问一起喝酒的同事,那位客人怎么样了,他们说:“别提了,他刚走出酒店,就一头栽倒在马路上。抬回旅店后,他一晚上躺在厕所里对着马桶呕吐,还大声嚎叫,连保安都惊动了。”这位客人不知道,白兰地习性特殊,虽是果酒,但酒精度数很高,喝完后只要凉风一吹,酒劲立刻上涌,俗称“随风倒”。我知道这个情况后很后悔,多危险呀,自己做人真有些不厚道了。

年轻时气盛,在酒场上犯过不少错误,不仅对人不利,对己也有害。多年前一个城市的工会宴请两位日本客人,让我去作陪。那两位客人得知我从事新闻工作,就来了兴致,非要和我讨论亚洲和世界局势。起初言语还比较和谐,可是几杯白酒下肚后,有位日本客人的话就不那么中听了。我回头看了看工会主席,他也面色凝重,我示意敬这日本人几杯酒,他点头同意。我跟服务员要来了几瓶三鞭酒,将三鞭酒的作用添油加醋描叙了一番,日本客人听了哈哈大笑,觉得非常受用。那就喝吧,结果那次将两位日本客人喝得烂醉如泥没法登机,而我则躺在家里一个星期没法上班,差一点就坐化成了“酒仙”。直到今天,一提起三鞭酒的名字,我心里就发怵。

还有一次也很危险。有一年,一位全国报协分管技术的领导出差时顺路来看我,因为他曾经在母校当过老师,我便执弟子之礼热情款待。那次他还带了一位客人,席间这位领导指着客人对我说:“你认识这个人吗?他可是你的恩人。”我莫名其妙愣在那里。客人见我尴尬,笑着说:“我曾经是咱们大学校长的秘书,我提一件事,你上大学时和一位教师发生过冲突吧,你知道这件事是被谁压下来了?”我猛然记起来了,原来是大四的时候,有位教授举办了一场学术讲座,讲座中有些观点令我无法苟同。因为年轻,我口无遮拦,就在座位上小声嘀咕了句:“瞎说,简直就是放屁。”哪知道整个大厅里突然鸦雀无声,寂静得令人恐怖。教授怒目而视:“刚才哪位同学说我放屁了,站起来!”咱也是条汉子,怎么好让同学们为难,就自己乖乖站出来了。

我被带到了学校办公室,接待我们的是一位年轻的秘书。那位教授余怒未消,要求学校对我严肃处理:“不同意我的观点可以,正常讨论也可以,但把我几十年的研究成果说成放屁,这是对我学术努力的否定。”那位秘书走入校长室很长时间,回来后说:“校长正在开会,我把情况向他汇报了,我们认为这位同学平时对老师非常尊重,一定不会贬低自己的老师,这或许是场误会。这位同学你能解释一下吗?这么德高望重的老师,不会和自己的弟子计较的。”我当然不傻,赶紧道歉道:“对不起老师,其实我是和旁边一位同学讨论昨天晚上看的电影,我随口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这时教授的怒气早消了,拍着我的肩头说:“今后注意课堂纪律。我在社会上还认识几个人,毕业分配上有什么问题来找我。”那以后,我和这位教师还成了忘年交。客人对我说:“别看过去了好多年,刚才一进门我就认出了你,因为这是我处理的第一起师生纠纷,所以印象很深。你说这酒该怎么喝?”天杀的,这酒还有法喝?我拿起酒杯,主动把自己放倒在桌子底下。

这样说来似乎我很能饮酒?非也,我最大的酒量也就是白酒半斤,但年轻时谁没个虎劲?我那时的理论是:我有半斤量,你有一斤量,那咱们俩喝一斤半会怎样?现在年岁大了点,也见识过周围朋友因喝酒过度造成的许多惨剧,就把酒忌了。

其实人逢知己,喝点酒助兴也是好事,没什么可怕的,怕的是喝酒成瘾,喝酒乱性,喝酒没有节制。

历史上最著名的酒鬼大概就是西晋的刘伶了。有一次刘伶喝醉了,几天爬不起来,还跟自己的妻子要酒喝,说要以酒解酒。妻子把酒罐子打碎了,哭着劝他:“老头子呀,你要再这样无节制地喝酒,就会把命搭上的呀!”刘伶说:“夫人说得对,我决定把酒戒了。但为了郑重其事,我需要你去买点酒肉,我好向神明祷告发誓。”妻子一听高兴了,马上买回了酒肉。刘伶把酒肉放到神像前,祷告说:“天地生我刘伶,就是让我来喝酒的。一次喝十斗,再用五斗来解酒。婆娘们的话,神灵千万别听呀。”说完又把祭祀的酒也喝了,气得他老婆差点吐血。

更可恨的是有些人喝酒时对客人死缠硬灌,比如晋朝的巨富石崇。石崇有个习惯,每次喝酒都让美女站在客人身边劝酒。遇到哪个客人杯中酒没有喝尽,他就马上命人将劝酒的美女拖出去斩首。有一次大将军王敦就是不喝,结果石崇连杀了三个美女。当今社会这种用杀人方法劝酒的人当然没有了,但把自己的权势地位带到酒场的人还大有人在。这样的酒场,哪还会有什么欢乐可言?

更令我痛惜的是一位同事因喝酒而命赴黄泉。这位同事是莱西人,大学没考上,当兵到了烟台,负责警备区的新闻宣传。我做编辑时就和他一直有来往。后来他转业到地方,我们又成了一个部门的同事。他为人正直,嫉恶如仇,写出很多揭露时弊的好稿件,令我敬重 。这人就是有一个毛病,好交往,好饮,常常不能自持。有一次,他饮酒后开车回家,结果发生了事故。

其实中国人对饮酒过度的危害一直是十分清醒的。北魏高允在《酒训》诗中就说:“酒之为状,变惑性情,岂止于病,乃损其命。谚云:其益如毫,其损如刀。”说得太对了。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