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11月05日A8

是拓展个性化学习,还是玩手机伤眼? 这些年,你给孩子下了多少学习App?

2018-11-05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8版
是拓展个性化学习,还是玩手机伤眼? 这些年,你给孩子下了多少学习App?

智能手机遍布的时代,互联网+各个行业已经成为普遍现象,教育更是在这个过程中越发显出了其商业价值和市场潜力,成为资本追逐的对象,层出不穷的教育类App迎合教育痛点也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在育儿和辅导作业的家长圈中此起彼伏,经久不衰。但是,教育类App是孩子学习的硬件还是软件?这些年,你给孩子下了多少学习App?

A 疑虑

下载App要输入推荐人信息

近日,教育类App再次成为热点话题,继央视去年曝光部分教育类App上有涉黄内容之后,今年新学期开学伊始,重庆、广东、北京等多地的家长反映,多款教育类App上隐藏游戏设置,而这几款App还是学校老师推荐使用的 ,记者在层层追踪之下揭出,部分App在推广使用的时候,通过学校和教师渠道,而家长在给孩子下载使用这款App的时候还需要输入老师提供的手机号码,“会给老师返话费作为奖励”。

无独有偶,本市一位新晋一年级小学生家长也向记者反映,9月份孩子入学之初,学校就像家长们推荐了一款教育类App叫“小黑板”,这个手机软件主要用来发布通知、消息,以及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等 ,“虽然我们有班级微信群,消息、通知之类的都可以在群里发布,但考虑到老师们可能担心通知、消息在群里会被淹没,用App更方便,我们也就接受了”。但是,不成想过了大约半个月,英语老师又要求学生家长下载一款软件“一起作业”,这位家长表示,孩子入学这两个月以来,只用过一次,“我都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必要继续留着,要是删掉的话又怕老师哪天突然再布置作业”,最让这位家长感觉疑虑的是,在下载这款软件的时候,手机提示填写推荐人信息,她不禁思考,是否老师推荐家长使用此软件会有利益驱动。

同一款App使用率高不高决定权在老师

为了了解岛城教育行业App的使用情况,记者多方采访了不同区域内的学生家长发现,“一起作业”是四区学校普遍推广使用的教育类App,在本市一家公办小学教授英语的刘老师告诉记者,其实,在智能手机普及之前,“一起作业”就有自己的网站,孩子们学英语、做作业可以在电脑上操作完成,“大约三四年前,我就开始使用一起作业网给孩子们布置作业”,这两年逐渐把英语作业转移到了手机App上,“确实用手机更方便,快捷”。刘老师表示,因为英语学习不同于其他科目,需要学生更多地使用听、说、读、写来学习,尤其是听和说对于英语学习尤其重要,“家长的英语水平参差不齐,如果依靠家长辅导,不但增加家长负担,还会导致学生说的不对或者不标准”,而“一起作业”在老师布置的作业系统内 ,不但能够提供标准发音和示范 ,还能让学生跟读,并录音上传,同时做出评价,“说的好不好,软件都会有提示,说得好,做得快,还会有奖励,我觉得这也是一种激励机制”。此外,作为老师她能够看到班上每个学生的作业情况,软件还会通过数据分析呈现出学生们的英语学习整体情况,“集中错误率较高的地方通常就是教学重点,需要在课堂上持续跟进,我觉得这是很大的价值所在”。

在经常使用这款软件布置作业的老师影的响下,不少学生和家长也养成了用手机App来做英语作业的习惯 ,但也有家长表示,“我们单位有三个上小学的 ,他们两个都经常用‘一起作业’来做英语作业,但是我们老师就不用 ,有的时候我不太会说,也希望有人能快速、准确地做出示范,所以,我也挺希望老师能用这款软件的 ,但是我们老师却不用”。

B 叫好

自寻App下载使用拓展学习渠道

市南区四年级小学生的妈妈史女士告诉记者,在她看来,老师使用哪款软件给孩子们布置作业,取决于老师的习惯和方法,“我们在三年级上学期下载了这款软件,那段时间老师还用得挺频繁,但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老师又不常用了,现在这款软件已经在我手机上闲置了,是老师太忙了,没时间听孩子们的录音了还是怎么回事,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我感觉这些都是由老师决定的”。

这位家长表示,老师不布置作业,“一起作业”这款软件就没法使用,因为自己的孩子属于学习比较积极主动型的 ,为了让孩子的知识层次有所拓展,她在多方打听对比的情况下,给孩子下载安装了一款名叫“纳米盒”的App,“我觉得这个很好用 ,一开始它是免费的 ,现在都开始收费了,虽然一科一年收费近百元,但我仍然觉得它挺好用,毕竟上一次线下的英语课就得动辄一百多元,这种线上学习软件便宜得多”。这位妈妈表示,孩子使用的效果也很好,“早上起床以后可以一边吃饭一边听课文,根据教材和章节选好了孩子可以边听边记,丝毫不耽误什么,而学英语的时候,还有小动画,孩子说跟老师上课用的动画是一样的”,这些都让她对这款App产生了较大的好感和认可。

线上App成个性化学习的主渠道

记者在App Store中输入“教育”+“App”,瞬间出现了诸多耳熟能详的App,有一起小学学生、学而思网校、家长通、作业帮、叽里呱啦、小猿搜题、作业盒子小学学生、伴鱼绘本、纳米盒等十几款App软件,其中以方便学生做作业、搜题和学英语类的居多。在采访中记者发现,不少家长将手机学习软件作为帮孩子补弱或者扶强的主要方式,“为了让孩子的英语学习更加得心应手,我就给她报了个线上英语学习平台,一年的课程学下来也得七八千元,平均每周要上两次课”,市民高先生告诉记者,自己的孩子上初中了,起初用App的学习效果还不错,但是,因为平时学业压力较大,并没有多少时间单独复习线上学习的内容,在App上学的东西吸收和消化效果很一般,“但是线上课程不像线下学习一样注重你的实际学习效果和吸收程度,线上软件的老师仍然是按照他们既定的学习进度往前推进,这个时候,孩子就出现了跟不上的情况,继续学习的主动性就打了折扣”,所以,在高先生看来,教育类App的实际使用效果确实因人而异,但他确实深深地感受到了其中的商机,“如果我有精力和师资,也想开展这方面的创业项目,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么多的教育类App层出不穷了”。

而孩子还在上幼儿园的李女士则表示,作为一名学前家长 ,她也已经涉足教育类App近两年了,“我下过叽里呱啦、凯叔讲故事、喜马拉雅等 ,最终坚持下来的,常用的主要是凯叔讲故事”,李女士说,孩子上了大班,幼儿园会让孩子们每天分享几个成语故事,“凯叔讲故事”功不可没,此外,孩子的阅读和语言表达能力挺好,“声律启蒙、绘本故事等都是我们受益的地方”。在李女士看来,线上学习如此普及的今天,教育首当其冲不会落后,“你如果想要有所拓展和延伸,在社会节奏这么快的时代,手机线上学习可能是最方便快捷的方法了”。

C 担忧

近视眼多线上学习对孩子视力有影响

市北区冷女士也告诉记者,对于手机App,她不是很追捧,她也不给孩子报辅导班,除了上学老师教的东西之外,孩子学钢琴、学书法,再就是抱着书阅读了,“现在都没有什么时间阅读”,而对于手机软件上那些为了促进孩子多做题设置的那些互动小游戏,她也觉得很死板、无趣,“因为孩子精力有限,想让她多看点书,此外,我们夫妻双方都是近视眼,我就更不让他看这些App了,现在他们班上已经有三四个戴眼镜的了,我们家连电视都不开,如果再在手机上学习的话,我觉得孩子近视的进展速度会更快,因此不敢轻易尝试。”针对孩子线上做作业和线上学习越来越普遍的情况,南方都市报进行了名为《你的孩子需要做在线作业吗》的问卷调查,接近9成受访家长表示,老师会通过在线作业平台为孩子留家庭作业。调查显示,使用在线作业平台者接近8成为小学阶段学生。接近5成受访家长的手机里,安装有“一起作业”平台App。这一产品大多数通过说服教师的渠道进入市场。“一起作业”的相关人士告诉南都记者,他们会将产品推荐给学校教师,尤其是小学教师,再由教师将在线作业布置给孩子们。“在线作业平台能实时反馈学习效果的功能,有助于减轻教师和家长的负担。”

将近5成支持孩子使用在线作业平台的家长认为,作为信息原住民,这些孩子不应该跟现在的先进技术脱节。“希望作业能成为孩子的一道美味,而不是一道苦药”,有家长表示。然而,许多家长也存在着担忧。孩子每次要花费将近半个钟头来完成作业,过多使用电子产品,家长们忧虑这样会影响到孩子的视力。在南都的这项调查里,接近3成孩子使用在线教育平台的时间超过了半个钟头 ,有1成甚至超过1个钟头 。

逃避不了线上学习如何隔断孩子玩手机?

采访中也有不少学生家长表示,虽然线上学习已经非常普遍、方便、快捷,但是基于孩子的自控力,家长仍然不敢把手机交给孩子自己使用,“一个是对手机App开发者的不信任,游戏、涉黄甚至诱导消费,都是已经暴露出来的问题”,另外一个原因是,作为家长不敢把手机直接交给孩子使用,或者给孩子配手机,“你守着他的时候,他可以用你的手机来学习、做作业,但是你不在孩子身边的话,孩子的作业怎么做?为了让孩子完成作业,你给他配上一个手机,可是孩子一拿到手机,马上就进入了“网游”模式,代价岂不是更大?

“本以为孩子在做作业,结果他偷偷地拿手机去玩游戏了”,对孩子用手机玩游戏的监管也让家长们头疼,有的家长不得已卸载了手机里的所有游戏App。当强互动和游戏化设置的在线作业越来越吸引学生眼球,问题由此产生:将孩子学习完全交付于市场 ,是否足够可取?可以预见,以市场化、产品化形态出现的在线作业平台,如何契合教育本质,实现教育的良性引导,仍是任重道远。

城市信报记者 郝春梅

有趣VS伤眼作业App是蛋糕还是鸡肋?

“妈妈,手机给我写作业。”瑶瑶是一名小学生,老师布置了不少App作业。这让瑶瑶妈很纠结 ,孩子很喜欢做App作业,可是一做就是半小时,长期下来会不会近视?类似这样担忧的家长不在少数 。在信息化时代 ,居高不下的近视率,让家长们对互联网+教育谈及色变。近日,一场题为“信息化时代如何平衡孩子学习与视力健康”的研讨会在福州召开,教育界学者、专家、家长等相关人员就信息化时代青少年学习与视力健康的话题展开讨论。

合理控制使用时间,信息化学习和视力健康可两全

圆桌讨论中,福建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眼科副主任医师王晓辉表示:“用眼距离、姿势、习惯、时间,都是导致近视很重要的原因,而手机、电脑的辐射其实很小,从专业角度来讲可以忽略不计,主要还是控制使用时间,以及用眼习惯。如果能够把握好科学的用眼习惯,信息化学习与视力健康之间可以得到很好的平衡,让教育和视力都能得到很好的结果。”

信息化教育和视力健康不是单选题

而一直关注信息化教育领域的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教授则表示,技术的发展对于孩子的个性化学习是有帮助的,差异化教育很大程度上能减轻学生的学习负担。至于孩子的视力健康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关键点不在于信息化教育,而在于控制孩子使用手机时长和加强户外运动。家长在孩子使用电子产品时要进行有效的监督和引导,防止孩子沉溺网络。

在专家学者们看来,信息化教育VS视力健康从来不是道选择题,而是伪命题。

错的不是方式,是孩子的用眼习惯

张益强校长调侃道:“在座好几位老师教授都是近视眼,那是因为 App吗?不是。因为有电脑设备吗?没有。”错的不是学习方式,而是孩子的用眼习惯。张校长提出,关注孩子的用眼健康,家长 、老师责无旁贷。尤其是家长要参与进来,不能放纵孩子,只要双管齐下,预防近视绝对可控。

近视的根源不单是电子产品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也提到,从目前的调查发现:电子产品的使用跟高比例近视并没有实证关系,近视的根源在于近距离阅读时间过长 ,不局限于纸质还是电子产品,所以防控近视还是要从增加户外运动、减轻学习压力入手。学校要优化安全管理、评级评价体系,让学生有时间和精力去户外运动、望远、放松眼睛。而家长也不能只一味督促孩子赶紧努力多看书而疏忽用眼健康,毕竟视力受到损害是影响一生的问题。他以加拿大的“家庭监护”和“习惯培养”为例,号召家长要监督孩子对手机的合理使用,不能用手机、游戏来打发孩子 ,陪伴教育比什么都重要。

据东南快报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