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9月27日A8

创金花开启品牌之都大门 组国托融来巨资扩建电厂 王正林:一位81岁老人的激情改革岁月

2018-09-27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8版

1978年5月,一篇名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特约评论员文章 ,在《光明日报》一版刊发。它掀起了席卷中国的真理标准大讨论 ,成为那支撬动改革开放的哲学杠杆。那一年,41岁的王正林是国营青岛卷烟厂(现青岛卷烟厂)的厂长。这个曾经想回家务农、甚至心怀记者梦想的壮年怎么都想不到,不久后,“天命之年”的自己会成为这场历史改革的重要参与者,助推青岛经济的发展。

你可能不熟悉他的名字,但一定听家人提过上世纪80年代青岛拉路断电的日子。是他接过青岛市委市政府重任,赤手空拳组建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以下简称青岛国托),以每天200万的资金向青岛电厂和电网源源不断输送新鲜血液,终于让青岛拉路限电成为历史;

你可能不熟悉他的名字,但一定听过“金锚”手表曾畅销全国,在上世纪80年代的全国手表推销会上,他指挥“飞机上扔手表”的现代营销手法,惊艳全场;

你可能不熟悉他的名字,但一定知道曾经响彻全国的青岛“创金花”,让青岛“五朵金花”至今还葆有成色,让青岛成为走向世界的“品牌之都”,而他正是那场战略的主导者。

他是谁?曾任国营青岛卷烟厂厂长、市一轻局局长、市经委副主任(主管工业和交通)、市计划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现发改委)、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1997年退休前夕,60岁的王正林荣获青岛市劳动模范、山东省富民兴鲁劳动奖章和青岛市优秀共产党员 ,这些永葆光辉的荣耀是对他勤政多年的最好见证。今天,我们将跟随他的回忆,回到青岛改革开放四十周年之初的那些岁月,当面对意想不到的艰难险阻,王正林说:“唯有拿出‘南山顶上滚石头 ,石(实)打石(实)’的魄力,永不回头。”

◎创金花开辟青岛特色品牌发展之路

81岁的王正林坐在位于水清沟家中的椅子上,一只手轻抚餐桌,另一只手捏着烟 ,说到激动处就会来一口,仅一口,绝不贪恋。

已到耄耋之龄,岁月在他脸上留下深刻的皱纹、逐渐变白的头发、甚至日渐松弛的皮肤,但眼神却仍是那么坚毅 、有神。就在这份安静中,回忆带我们走进了他不平凡的一生。

人生之幸 父亲鼓励打开学业大门

王正林出生在一个极其普通的农民家庭,兄弟四人排行老大,贫穷让那个年代的很多正常事情变成奢望,而父亲的坚持成为他人生最大的幸运。虽然家境一般,父亲仍然支持他从小学到初中,王正林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他热爱读书,从书中不断汲取着人生财富,直到初中毕业家中实在无力继续支持,1954年,17岁的王正林被分到国营青岛卷烟厂。

在这里,他深感工人的伟大,更放不下内心对学业的憧憬,两个月后他向厂子提出申请继续上业余高中,成为当时3000名职工中的唯一一个。高中毕业后遇上中国人民大学到青岛招生,报名者必须是单位推荐的国家干部,符合条件的王正林又争取到这个机会,1958年,他拿到中国人民大学毕业文凭,专业工业经济。60年后,重新打开淡蓝色的文凭,照片上的王正林帅气年轻,只有那坚毅的眼神和现在如出一辙,透露着属于共产党人的风骨。

带着这份坚毅,带着从学校学习到的所有知识,他回到青岛卷烟厂,从学徒工到练习生,从工厂总调度到厂部办公室主任,从副厂长到厂长,一干就是29年。在这期间,他组建了山东省第一个过滤嘴香烟生产车间,成功地生产出全省第一支过滤嘴香烟 。

不等不靠 大刀阔斧调整产品结构

1982年初,王正林被调任青岛市第一轻工业局主持行政工作。那是个特殊的时代,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我国经济形势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轻工产品的放开搞活,南方沿海乡镇企业的产品凭借新颖的款式和灵活的销售策略迅速抢占市场,但同时一些假冒伪劣产品也开始冲击市场。面临国外和南方低成本产品的多重压力,老百姓号称的“老三件”(手表、自行车、缝纫机)全部滞销,严重影响着青岛工业经济的快速发展。

初上任的王正林心急如焚,他用了三个月时间走进工厂、走进集市详细调研,整理出了一篇近六千字文稿《调整我市一轻产品结构,提高经济效益初探》,发动市一轻系统所有工厂企业行动起来 ,不等不靠,以改革开放的精神大刀阔斧,调整产品结构,进一步满足消费需求。

但如何调整结构?诸多问题从哪里开始?“造纸!”王正林如此激动是因为:“那时候造纸吃了全局计划供应的一半水资源,而产品总值只占了全局的14%”。

造纸原料采购供应站,当时专门采购造纸原料的部门,“但当时采购的原料没有木浆,全是麦秸和破鞋破布,平均每三分钟就有一辆满载麦秸的卡车进入青岛。”原料不过关,产品质量无法保证,河水也受到严重污染——取消造纸原料采购供应站!大刀阔斧的改革,100多人瞬间“失业”,矛盾一触即发。

他亲自到供应站,100多工人背对着他,空气中充满愤怒和不理解。王正林站在那,他理解大家的心情,但更知道大家一定会支持他的决定,他缓缓开口:“咱不收破烂了,咱去食品厂,学个技术好不好?食品厂的生意好、销售好……”从为何要取消供应站到对未来的安排,朴实的话直击心底,在他的话语中,一个人转过身来 、10个人转过身来,20分钟后,所有人都转过头来鼓掌:“今后不收破烂了”。当天,三辆大卡车拉着工人奔赴新的工作岗位。

“在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交汇时期,没有经历的人不知道,每走一步都很艰难,总有人反对。”但王正林始终坚持着路的方向。

走进市场 局长赶集市站柜台

在这之后,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推进,通过引进技术、设备造纸行业调整产品结构已初露头角,像卷烟纸、墙壁纸、钢纸、妇女卫生巾等陆续投入市场。

但市场对产品的反应如何?王正林意识到 ,不能坐等,要主动出击走进市场了解市场需求。于是他又做了个令人惊叹的决定,亲自带头赶集市站柜台,李村集市上的钟表摊位上王正林来了、即墨路集市上墙壁纸的摊位上王正林也来了……局长亲自站柜台,在他的带领下 ,从一轻局领导到企业厂房领导全都率队到集市上赶大集宣传。

与此同时,为了进一步扩大宣传,王正林和交通等部门反复协商,第一次尝试在汽车车体上打广告,又在人民大会堂外的马路两旁竖起所有一轻产品的广告群,这些举措开启了青岛广告宣传的先河。

其实,在那场历史改革中,任何发展停滞的企业都上了“黑名单”,生产不行,撤销!品种不好,撤销!肥皂厂搬家、造纸二厂取消……王正林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但他知道,唯有此路才能让轻工业涅槃重生。青岛华东葡萄酒就是那只涅槃重生的凤凰。

回忆起这段历史,王正林非常感慨 ,当年葡萄酒制作工艺落后,葡萄酒滞销,为了改变葡萄酒命运,他引进外资和技术,将远在英国的百利先生请到青岛,从谈判到建厂,他亲力亲为终于建成青岛市第一个合资企业——青岛华东葡萄酒厂。“葡萄酒厂是大家共同的努力,很多人都做了贡献。”王正林说,葡萄酒庄园选在半山坡,没水没电,公安部门、电力部门、自来水公司等前来支援想办法解决,为了给庄园提供适合酿酒的葡萄,大泽山的葡萄农民们改变品种,还有轻工的广大职工也为第一个合资企业付出了非常艰苦的努力。正是因为这些可能都不知道名字的人才有了之后华东葡萄酒走出青岛走向世界的荣耀,有了现在的华东。

百利先生去世后,让太太带回三样东西。一条自己最珍爱的领带、一张精心挑选的唱片还有自己的骨灰。领带和唱片送给了王正林,感谢他曾经的努力和这段永久的缘分,而骨灰则由王正林撒到了葡萄酒庄园,他要永远和这片故土在一起。

惊艳全国“飞机上扔手表”

1987年,王正林调任市经委主任,分管工业生产,响彻全国的创金花即将开始 。城以“金花”声名远扬,“金花”因城常开不败。

为什么要“创金花”?

主持者王正林说出两个字“逼的!”“当时市场急剧变化,消费者理念发生变化,青岛一些厂家原本供不应求的产品突然变得滞销严重,创‘金花’活动可以说是逼出来的,是我们在研究分析市场后被迫采取的应对措施。”1989年,青岛市政府下发《关于开展日用工业产品争创“青岛金花”活动的通知》,根据规定,凡在青岛地区的企业定型批量生产的民用工业产品,均可申请参加“青岛金花”创评活动。

提到上世纪90年代的青岛手表,王正林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年代:“手表不仅是计时的,已经逐步成为老百姓的装饰品,但当时的手表造型并不美观,甚至老百姓私下称之为‘王八壳’手表。”既要改善造型又要加大营销。当时,青岛手表厂去参加全国手表销售会,王正林半夜接到厂长电话,青岛手表销售受阻。王正林在电话中询问其它产品都采取了什么销售措施,厂长说措施很多,但更让人想不到的是,有的手表厂从楼上向马路上扔手表,让消费者现场验证。

电话这头,王正林沉默了一会说:“明天去找个大点的空地,在空地上铺上红毯子。他们往路上扔手表,我们明天直接从飞机上扔手表!而且,你还要透露给大家,明天我们要从天上扔手表,至于怎么扔,就不用说了……”

第二天,按照定好的时间和地方,飞机刚盘旋而来 ,现场就轰动了,数十块手表从20多层楼的高度啪啪啪啪掉下来 ,记者们蜂拥而上,每一块手表都跑得好好的。飞机上扔手表让青岛手表一炮而红。在一年一度的轻工局长会议上,轻工部领导责成王正林就飞机扔手表一事发言,大家深受震动,每个人心里都明白,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还要走过一段艰难路程。

据了解,从1990年开始,“青岛金花”创评活动推广到全市工业系统,1992年,单一型号的“金花”产品,被扩展到金花系列产品。享誉国内外的青岛“五朵金花”——海尔、海信、青啤、双星、澳柯玛就是通过这一活动涌现出来的知名品牌。“青岛金花”的评选和宣传,开辟了青岛特色品牌发展之路,提升了青岛工业的档次和水平。

◎接重任组建国托融来巨资扩建电厂

人生之秋该如何走过?是随着满头白发的增加走向人生的老化 ,还是让白发把自己的事业装扮得更加潇洒;是随着岁月磨减着自己工作活力,还是让夕阳更加辉煌,再显一次人生仅有的壮观?王正林的答案是:“我常想如何把自己的人生秋天装扮得更加美好。”

1993年3月3日,青岛市人民政府的一纸任命书送到了56岁的王正林手里,他的人生以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再次奏响。

没有开业仪式 租个旧楼开业迎外宾

提起上世纪80年代那些拉路的日子,人们至今记忆犹新,电量不够天天拉路限。

当时青岛发电厂发电能力仅有11万千瓦/日,缺口巨大。1992年11月21日,青岛电厂两台30万千瓦机组扩建工程项目由国家计委正式批准,建成之后,青岛的发电能力将提高到71万千瓦/日,但这两台机组总投资需要30亿左右,地方投资比例高达70% !钱从哪来?此时,中国人民银行批准了组建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的申请。

谁来组建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

已经56岁的王正林出现在青岛市委市政府的名单上。他清楚记得组建之初,时任青岛市委书记俞正声跟他进行了三次谈话,王正林最后表态:“既然市委市政府把这个重任交给我,我就试试看,组建团队和招兵买马,我现在一分钱也不要。实在不行了我再找您救火。争取退休前一定拿下这个碉堡。”

没有任何金融经验的他又拿出了“南山顶上滚石头,石打石”的干劲。一方面,他用数十天时间与市人民银行行长、市建设银行行长、市工商银行行长等业务银行和金融机构的领导频繁接触联系,让自己迅速从“门外汉”转成“内行人”,组建强有力的职工队伍,另一方面迅速找个合适的地方,租房办公。

经过紧张筹备,1993年4月2日,王正林把它刻在了自己的记忆力。就是这一天,在汇泉湾畔的一幢租赁的旧楼房里,没有宴请、没有领导讲话、没有鲜花和掌声,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开业了。走进里面,只有一张长方形大会议桌、18把椅子、一套茶具茶叶桶、一块自己清洗了的旧地毯。他低调的开业在当时议论纷纷,但王正林说:“办个盛大的开业仪式要花一大笔钱,在公司急需聚财的骨节眼上,能省则省。”

在这幢临时租赁的旧楼房里,有一间特殊的房间——外宾专用,虽然面积不大,还有诸多不便,但就是在这里,他打开了国际市场,迎接着来自日本、波兰 、法国、英国等各国外宾。

书面汇报“国托” 租赁场地、用数十天时间组建专业知识精、工作能力强的队伍、成立公司构架。1993年10月份,王正林向俞正声递交了第一份青岛国托书面汇报材料,很快就收到俞正声亲笔批示:

“正林同志,‘国托’是改革开放的产物,青岛‘国托’的建立,对青岛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请你们增强对青岛人民的历史责任感,解放思想、敢闯敢冒、实事求是,‘举轻若重’,在已取得成绩的基础上,加快发展,使青岛‘国托’成为全省各‘国托’公司中,最为活跃、融资量最多、效率最高的先进企业。”

这是市委的指示和希望,更是对王正林担当重任的牵挂。王正林内心明白,作为当时青岛市的头等大事,青岛国托寄托着全市人民的光明希望。

有一天,公司传达室打来电话:“一个老人,拄着拐杖,要见你。”王正林开门一看,怎么也想不到站在他面前的竟然是德高望重、离休多年的老领导郭士毅。

已满头白发,手握拐杖的他走进青岛国托询问公司筹建的情况,资金多少?到位了没有?员工多少?电厂投资概算多少?建设工期以及融资渠道等。最后他语重心长地说:“正林同志,我今天登门来找你,是有备而来 。这些日子里老惦记着你调‘国托’这件事。你知道我已过古稀之年,已是局外之人,可俞书记百忙中亲自到我家就建造‘国托’征求我的意见……从那天起,我这心里总是惦记着这件事,更牵挂着从来没有干过这个行当的你。我多么希望你不惧困难,完成市委交给你的这项艰难任务,闯出一条融资的新路,如期完成电力投资项目。改革开放急需电啊,千家万户的老百姓尝到了天天拉路的苦头,咱这座海滨城市晚上需要亮起来啊。”

这些牵挂给了王正林莫大的鼓励,更让他永生难忘,退休后回想起这一幕幕,他将其写进自己的记录本中,并在最后写上自己的感触:“人的一生中,总是在牵挂别人和被别人牵挂中走过。这些牵挂就像黑夜中的一轮明月,帮我照亮布满荆棘坎坷的路途,播撒着对我的真爱。”

平均每天200万输往电厂和电网

牵挂给了王正林无尽的力量。公司大门已开,王正林不能坐等外宾上门,必须主动出击。当时日本山口银行颇具影响,选择客户更为“挑剔”,当山口银行在青岛开设分行,王正林觉得机会来了,他主动找到山口银行青岛分行行长,在饭桌上进行了下面这段对话:

“您是不是老银行家了?”

“谈不上、谈不上。”

“我可是银行界的新员工,很多事情需要你进行指导。那你来青岛开银行,给几家工厂放款了?我之前就是搞企业的,对这些企业我心中都有数。”

“看不准,不敢贷啊。”

“那你信不信任我?”

初次见面,面对王正林的正面提问,对方显然有点不知所措,既不想说不信任,又不想说信任。王正林继续说:“你是刚成立的青岛分公司,我是刚成立的青岛国托公司,咱们可不可以做一次合作的实验?敢不敢?我需要你的钱,你需要我什么?”

“需要你……按期还款。”

“没问题!”

签字盖章,王正林靠直来直去的性子从日本山口银行拿到了第一笔贷款,也为青岛电厂的扩建输送了第一次血液。但这仅仅是开始,想要确保青岛电厂顺利扩建,他必须每天保证给电厂输送200万。王正林有个小本,上面记录着合作伙伴的时间和名字,眼看着名字越来越多,富士银行 、法国巴黎国民银行……从1993年10月到1995年,短短两年,青岛国托与36家中外金融同行开展融资业务,通过各种金融手段,筹措外汇资金2.88亿美元。王正林更在国际上得到了“无风险”美誉。曾经有家山东铝厂有个引进项目,需要融资外汇,他们先找到了北京的一家瑞士银行 ,但瑞士银行告诉他,必须经青岛国托做担保,才可以做此业务。

但,王正林的脚步没有就此停下 ,他广开融资渠道,用自己赚来的钱向银行投资;他做国托证券,成立证券营业部;他投资典当行业,开设典当行以及保险箱等。在1994年7月1日的《经济参政报》的第二版,刊登了一份由国务院研究中心、中国企业评价中心与十家部委员联合发布的中国最大百家金融企业,青岛国托名列其中位居96名。

1995年12月22日,这一天被载入青岛历史史册,青岛电厂隆重举行扩建工程第一台30万千万机组提前一年发电的剪彩仪式。就在这一天,市委书记俞正声通过电视向全市人民说出了肺腑之言:在这个重大项目建设中,建设方、施工方付出了辛勤的汗水,特别是担负巨大投资任务的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很不容易。

很不容易,足以让人泪流满面,却又欢呼叫好!很多人问不懂金融的王正林,到底有什么秘诀?王正林笑着说出他的座右铭:“信托信托,信誉之托。不托不信,无信不托。”

原国务院副总理邹家华在看了国托的汇报材料后批示:“建立三年多,为地方经济建设作出了不可设想的贡献,其融资量如此之大,中国还有几个?”

拿出珍藏多年的“藏宝盒”,一个个金色奖牌透过王正林的眼神闪闪发光。天命之年接重任,他用了短短三年时间,塑造了一个个不可复制的金融神话。青岛市劳动模范、山东省富民兴鲁劳动奖章和青岛市优秀共产党员,这些永葆光辉的荣耀是对他勤政付出的最好见证。工作了四十六个年头后,1997年,60岁的王正林卸下工作的装甲退休回到自己的小家,和老伴开始了退休后的夕阳生活。

文/图 城市信报记者 宫岩

◎王正林履历

1954年,进入青岛卷烟厂,历任学徒工、练习生、总调度员、办公室主任、厂长。

1980年,从日本考察回青,组建了山东省第一个过滤嘴香烟生产车间,成功地生产出全省第一支过滤嘴香烟。

1982年至1987年,担任市一轻局局长,成功对一轻局8个行业进行适应青岛总体发展规划和市场需要的重大调整。

1987年至 1992年,担任市经委副主任,分管工业生产。大力加快青岛市技改进度,产品更新换代、创优快上,有效地解决了青岛市经济发展后劲问题。

1992年至 1993年,担任市计划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分管工业,在此期间兼职青岛市重大项目办公室主任,组建并着手认证了青岛炼铁、北海船厂搬迁等一批重大项目。

1993年至 1996年,青岛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让青岛拉路限电成历史,开启了青岛国有投资业的投资先河。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