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5月14日A11

◎人在旅途 夏雨:滑板上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乔文林

2018-05-14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1版

我叫刘明昌,和夏雨是高中同班同学。下面,我来说说夏雨这个人。

我们同在青岛24中,同是猎豹滑板俱乐部的队员。在班里,他和同桌袁飞喜欢搞恶作剧,比如把钉子放在凳子上什么的。我看不惯,斜刺里杀出,要阻止他。我的“武功”名头很响,谁敢和我动手?他敢。弄得我也只好握紧拳头去应战。因同学劝阻,架没打成。我松了一口气,他却一副显得遗憾的样子。

那时候,我刚买了一个玻璃杯。也许是报复吧,他把我的杯子放在教室门上方左边沿,我进来时一推门,玻璃杯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我恼羞成怒,要揍他。他却说:“多漂亮的一幅作品啊,简直可以拿大奖!”弄得我哭笑不得。算了。

我怨他太多事,自由散漫,哪像个中学生?十足一个玩家。浅薄。他说,最浅薄的是理论家,最深刻的是儿童;理论家都是老头,即使他年轻他也是老头;中学生是儿童,即使他年老他也是儿童;我是中学生,是儿童,所以多事。

怎么看他,也看不出他身上有电影明星的特征。他更像运动员,抑或武术馆的教头。冷峻,挺高大的身躯,绷紧的肌肉,让我想着用拳头打他没准儿会像砸在弹簧上。他这么结实,和他在猎豹滑板队干了两年不知有无关系。对了,猎豹队员开始都使用国产滑板,第一块Powell美国滑板还是他买来的呢。我问他出这风头干啥,他说,在他看来,人生就是来体验的。

1994年,电影《阳光灿烂的日子》让17岁的夏雨红透了威尼斯,弄了个“影帝”回来。他成功地扮演了那个充溢着思辨色彩,磨难困苦中仍不失拼搏精神的马小军,其实跟他玩滑板有很大的关系。他说,姜文导演就想找一个有户外感的健康男孩,如果他没玩过滑板,也不一定能选上。

我受夏雨的影响,入伙猎豹滑板队。不知怎地,我很注意他的一举一动。他滑板滑法很多,像个教练,不断创造出不同动作的新花样。1993年9月,猎豹滑板队搞选拔赛,他拿了第一。1994年7月,要不是训练时崴了脚脖子,秦皇岛全国滑板大赛他极可能一鸣惊人呢。

我问他为何练滑板,他直言不讳:追求刺激,刺激乃快乐之本。当然,也为热爱滑板运动。他想做滑板爱好者,不做运动员。

学校对高中班的学习抓得很紧,课不少。我发现夏雨上课不太用心,但每次考试他都能进四强,他边玩边学,边学边玩。他懂寓学于乐。

他好美术,自诩国画家,尤其是水果、印第安人头像画得绝对一流。家里有个大箱子,里面堆满了他的“真迹”。初中时,他在全国青少年绘画大赛中得过三等奖,但我不知道他画的是什么玩意儿。他不说。问也不说。他从不炫耀。可我想,他画的肯定是一幅印第安人的头像。他说过,最原始的也是最美的。

大年三十,我和几个同学到他家找他打够级,准备玩个通宵。进门时见他正画画,问他为何不放松放松。他说,画画不是放松吗?我们请他打够级,他不。他说,光输,我只想有人陪我画画,真的。

于是乎,他哈哈一笑,握拳逼我和袁飞陪他画死人白骨。后来,问他为啥画这玩意儿,他说白骨滑板队是美国滑板界的至尊。他还说,其实,白骨不丑,因为他看到了狰狞的微笑。

他在家里养了一只鹰,还有一条热带鱼。他买好的给它们吃,宁可自己不吃。他对我说,他喜欢毛主席的词。“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类霜天竞自由。”写得真好,美,又有气势!也许,“鹰”和“热带鱼”是对“万类霜天竞自由”的最好诠释。后来 ,那鹰让我无意间弄死了。他说,很可惜,但没有发火,只是把鹰煮了,鹰肉“奉献”给大地,骨架留给自己。

一次,英语老师讲《瞎子摸象》,讲完了,问谁上来表演一下。他自告奋勇,走上了讲台。他闭眼,即兴表演。他一个人表演了两个瞎子。他的演技真好,形象生动,不温不火,让人感到其内隐藏着深深的思考,有味道。老师赞叹他的表演有创意,他却说,“那么,你给我多少报酬呢?”老师一愣,继而微笑。他很幽默。

在威尼斯“称帝”归来后,我和他一起去汇泉湾。在沙滩上漫步时,问他有何感想。他说:“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既然不是仙,难免有杂念……”他说,李宗盛这首《凡人歌》,唱出了他的所有感想。他说这话时,表情平静。

他爱大海,滑板时老拉我和袁飞去海边路上,一边滑一边聊天。和他交谈,常常被他吸引住,感觉到他不一样就是不一样,日后必非凡人。

猎豹滑板队的弟兄们拥护他当队长。虽然成了头儿,大家照样与他幽默幽默:夏雨——“橡皮鱼”。这绰号,是我给他起的。可是,没叫起来。

真遗憾。

各位读者,如果您也有与明星或者名人一起生活过的经历,而且又想写出他们的趣事,欢迎给信报投稿,字数在1500字左右,投稿邮箱为howard75@163.com,请留下联系方式,以便编辑核实,谢谢。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