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4月04日A9

爷爷说,这辈子我很知足海燕

2018-04-04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9版

爷爷走了7年了。

2011年11月2日晚,接到父亲的电话,声音嘶哑:爷爷老了。

爷爷提前给爸爸去了电话,说你来一趟,我要走了。爸爸赶到时,爷爷已经吃过了晚饭,躺在床上。桌上余菜,杯中余酒。爷爷说,“你来啦。我这回是真要走了。”老爸说你胡说什么。爷爷说:“我这辈子很知足,没什么遗憾。”说完,爷爷就闭上了眼睛,像睡过去一般,晚上11点,脑袋一歪,就走了。

爷爷没什么遗憾,但我很愧疚。

爷爷在83岁高龄时,从故乡千里迢迢来到青岛,参加我的婚礼。出于经济上的原因,我没让他们坐飞机,而是坐卧铺大巴来的青岛。爷爷从未跟我说起过那段不堪的回家路。原本应该一人一铺的卧铺大巴严重超载,上了一波又一波的人,起初还能躺,后来只能半坐,最后就只能站着了。因为超载,大巴不敢进站,12个小时的车程后,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就让人都下车,83岁的爷爷和父母摸黑走了几小时才到达中转的车站。

这一切,他们怕我知道了有心理负担,都没有告诉我。直到爷爷去世6年后,爸爸才在一次闲聊中不经意提起。

爷爷心大,没觉得这段路程有多么不堪,几年后姐姐结婚,爷爷还想千里奔袭去看看,但最后还是因为爸爸对这次的青岛之行心有余悸而未能成行。

爷爷对世界充满了热情,他18岁就出门讨生活,奶奶是爷爷家的童养媳,和爷爷一起出门时,唯一的家产是分到的8个大碗。

爷爷去世前几天,说要睡老家自己的床,父亲就回去给他拉床,下雨天去拉的,老床长时间没人睡 ,都酥了烂了,父亲用了些木头,“固定得很好,爷爷看了也很满意”。

没过几天,在爸爸拉回来的老床上,爷爷满意地走了,享年93岁。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