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4月04日A9

致永远21岁的小姑鱼鳞

2018-04-04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9版

那是个雨季的清晨,我亲爱的小姑,你的音容永远地停留在二十一岁的芳华。

在那个淅淅沥沥的雨季早晨,多少人因你的死讯而心痛得肝肠寸断:爷爷、奶奶、大姑、二姑、挚爱你的我的父亲母亲,也许还有你的“白马王子”。那时八岁的我还不能体会人世间生离死别、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我被留在公社餐厅的小姐姐那里,“以学业为重”,未能回去为你“送行”。我不知道父亲带着母亲和妹妹是如何走完那二十多里泥泞山路的:细雨蒙蒙、吱吱扭扭的自行车、被细雨和泪水模糊的双眼、被噩耗击碎的心。现在的我能够想象那一段山路对于父亲来说是如何地艰难、如何地漫长。

葬礼过后,你的那张“彩照”一直挂在我们的床头:笑意盈盈,明眸皓齿,胸前是一束安静的塑料花——那个年代典型的头像照——彩色都是后期加上的。没有见过你离开的样子,记忆中只有那个阳光灿烂的你,那个干活利索、心灵手巧的小姑,那个给我和妹妹画小人的小姑,那个有时会取笑我的小姑。

小姑,你一直是家里的壮劳力、顶梁柱。因为爸爸妈妈常年在外工作,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喂猪、砍柴、插秧、割稻……你样样在行,村里几乎没有人能够比过你。有你在家,爸爸妈妈就能安心在外工作。每到农闲时候还自己做竹扫帚、芦苇扫帚贴补家用。至今老家还保留着你手工制作的衣架、编织的蒲扇和竹篮,只可惜你给我妹妹做的竹筒枪、编的马蜂窝早已不知所踪。在幼年的我和妹妹眼里,你真的是无所不能、才艺超群的小姑。自从你走后,爷爷的暴躁脾气收敛了很多。每次路过那片松树林总会喃喃自语:“这些都是华香(小姑的名字)种的树”,默默地在那里伫立很久、凝望很久。

小姑,虽然有幸跟你和爷爷奶奶共同生活了七年,可岁月已经模糊了很多记忆 ,原谅我只能回忆起这些点滴片段。如果有来生,希望你的人生不仅有欢快的童年、绽放的青春,还有甜蜜的爱情,儿孙绕膝、硕果累累的幸福晚年。

致我永远21岁的小姑。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