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3月07日A5

因房屋纠纷,母子五年没说话

2018-03-07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5版
因房屋纠纷,母子五年没说话

3月6日上午,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青岛法院家事审判工作和青岛法院继承纠纷典型案例。据悉 ,2017年,青岛两级法院共审结家事案件14824件。当天,青岛中院发布了十起继承纠纷典型案例,充分体现了人民法院维护家庭 、婚姻、亲情关系稳定的家事审判基本功能定位,涉及亲子鉴定 、土地补偿费能否作为遗产 、遗嘱效力的认定 、遗赠扶养协议的效力、老人的居住权利等问题。

两人共同立遗嘱要体现双方真实意图

被继承人王某燕、曲某贤系夫妻关系,生育王某英、王某侠,王某藤系王某英之女。王某燕于2010年9月8日死亡,曲某贤于2008年1月5日死亡,留有青岛市市北区即墨路房屋一处 。法院经审理认为,被继承人曲某贤是由王某燕代为签名,虽有捺印,但现有证据不能充分证明该遗嘱是曲某贤的真实意思表示 ,不具有排它性,且有瑕疵,对被继承人曲某贤所立遗嘱部分不予认可。

病危时神志不清代书遗嘱无效

战某美与于某香系夫妻关系,双方婚后生育3个子女,战某彩、战某、战某华。战某美于2014年去世。战某美与于某香拥有坐落于莱西市的房屋1套。2016年4月,于某香住院期间立代书遗嘱一份并有全程录音、录像。经法院查明,于某香立代书遗嘱时,医院已经下达病危通知书,从录音录像看,其躺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氧气管,神志不清,宣读遗嘱内容时无任何表情,且录音录像有间断。法院判决认为不能确定遗嘱是于某香的真实意思,其所立代书遗嘱无效。

体现真实意图打印遗嘱也有效

臧某荣育有女儿隋某、儿子邹某。邹某提交臧某荣所立遗嘱一份,该遗嘱载明,有房屋一套,死后由儿子邹某继承。立遗嘱人处有臧某荣签名及捺印,见证人刘某月、杨某兰签名并捺印。法院认为,不能简单以遗嘱形式系电脑打印而认定遗嘱无效,签字捺印是否系本人书写、处分个人财产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是判断遗嘱效力的关键。见证人并未看见臧某荣在遗嘱上签字捺印的过程,臧某荣签印是否其本人所为无法确定 ,该份遗嘱不符合自书遗嘱由立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的实质要件而无效。

继承遗产之前应先清偿所欠债务

刘某亭与妻子刘某花共生育三个子女:刘某风、刘某权、刘某桂。争议房产曾由法院判决刘某亭、刘某权各享有50%的所有权。2015年6月,被继承人刘某亭立下遗嘱,将上述房产份额归刘某风、刘某桂继承。刘某权主张购买案涉房屋时其出资372224.2元,并出资10万元予以装修,并出具了刘某亭与刘某花书写的欠条。法院判决:刘某桂、刘某风在所继承刘某亭遗产范围内各支付刘某权118056元。

打官司亲子鉴定获得继承资格

韩某丽与被继承人修某辉1999年12月登记结婚,婚前生育双胞胎修丛某及修双某。修某敬系被继承人修某辉之父,修某系修某辉与前妻所生之子 。修某辉去世后,产生继承纠纷,修某敬、修某对修丛某、修双某的继承主体资格提出异议,坚决不认可修丛某、修双某为修某辉之子。法院依法委托具有鉴定资质的鉴定机构进行亲子鉴定,鉴定意见为:倾向于支持修某敬与修丛某、修双某之间有祖孙关系。据此法院确认了修丛某、修双某法定继承人的身份,依法分配了修某辉的遗产。

土地补偿费不是遗产兄妹多人败诉

慈维某系慈某、慈某波、慈某志、慈某生之父,慈某名下承包的土地来源于其父慈维某名下的承包土地。根据慈某提交的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证,案涉土地属于家庭承包,慈某为承包方代表。慈维某于2014年去世,2016年9月口粮地被征用,因慈某波、慈某志、慈某生并非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村委会与慈某签订土地补偿协议 ,由慈某领走土地补偿款192000元。法院经审理,判决承包土地补偿款不属于遗产,驳回了慈某波、慈某志、慈某生要求继承分割土地补偿款的诉讼请求。

多尽赡养义务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

邓某祖与邓某庭系被继承人邓某松、翟某婚生子女。2016年邓某松去世,名下留有存款34万余元。邓某祖、翟某起诉至法院要求继承上述存款。邓某庭提交邓某松与翟某2012年自书遗嘱一份,遗嘱中称:“我的儿子邓某祖只要父母的住房,父母不给,邓某祖和妻张口就骂动手就打。邓某祖的母亲没有劳保,邓某祖不管他母亲吃不吃饭,不赡养,到现在已六年不上门,无条件继承。”法院考虑到被继承人遗嘱中所述邓某祖不尽赡养义务,认为邓某庭对邓某松生前尽赡养义务较多,且翟某年老多病没有其他生活来源,对案涉遗产按照翟某50% 、邓某庭40% 、邓某祖10% 的比例进行了分配。

遗赠扶养协议的效力优先于遗嘱

被继承人管某盛、孙某美系夫妻关系,婚后育有五个女儿分别为管某英、管某兰、管某贞、管某书、管某爱。管某盛于2015年12月去世、孙某美于2014年11月去世,管某盛、孙某美生前留有位于黄岛区平房4间 。案涉房屋已由管某英夫妇签订拆迁安置协议 。管某盛、孙某美去世时,由管某英、袁某友夫妇为其送终。管某英提交由本社区17名居民联名出具的证明一份,称管某英结婚时,管某盛、孙某美夫妇将管某英之夫袁某友招为养老女婿,当时并立下协议一份,内容为管某英夫妻二人为管某盛、孙某美夫妇养老送终,管某盛夫妇去世后,其所有家产及房屋归管某英夫妇所有。法院判决管某盛、孙某美名下平房四间归管某英所有。

老人的居住权利依法应得到保障

1992年白某氏及其丈夫白某泽与儿子白敏某、白茂某协商分家以及养老等事宜,并立有分家单一份。法院认为,结合当地风俗,白茂某分到北屋六间 ,对房屋享有所有权,白茂某父母对其中东两间享有居住权。白某氏起诉要求继承分割北屋六间 ,于法无据。但是白茂某应当保证涉案房屋拆迁后白某氏享有拆迁前同等的居住条件。白某氏要求白茂某提供相应的租房费用,于法有据,法院予以支持 。根据当地经济发展水平、房屋租赁市场实际情况,租房费用按1000元/月,暂计算10年,10年后白某氏可继续向白茂某主张租房费用。

因为房屋纠纷母子五年没说话

刘某香系被继承人宫某瑞之妻 ,有二子宫某杰及宫某全 ,宫某瑞2008年3月去世。登记在其名下房屋有两处 ,一处由刘某香居住,另一处六间房屋由宫某杰与宫某全居住。一审法院判决,双方在本村共有宅基地房屋两处 ,虽均登记在宫某瑞名下,但根据我国农村风俗习惯及国家“一户一宅”的宅基地政策,认定刘某香居住的房屋四间其中两间属于被继承人宫某瑞的遗产,宫某全 、宫某杰居住的六间房屋未认定为宫某瑞的遗产。刘某香上诉,二审期间法院经审理查明,因为该房屋纠纷,母子之间已经五年没有说话,刘某香到法院开庭才知道自己已经有了小孙子 。经过法官调解,双方最终达成协议:刘某香居住的房屋四间归刘美香所有;宫某瑞名下另六间房屋,宫某杰居住的东三间归宫某杰所有,宫某全居住的西三间归宫某全所有。母子之间和好如初。

城市信报记者 张鹏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