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3月05日A11

◎曲言杂谈 人才要由人才选□曲全承

2018-03-05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1版

朋友的孩子今年大学毕业,以为学业已成,前途可期。可是春节期间到人才市场一看,兴奋的心情就像浇了一盆凉水。学业或许已成,可前途还是不能期望得过早。朋友向我抱怨:“现在这些单位怎么了?连个环卫公司都要研究生 ,最差也要985、211院校的本科毕业生,门槛设这么高,有必要吗?”

出乎他的意料,我说:“在特定的环境里很有必要。”这特定的环境是什么?就是负责招收人才的人自己不是人才,没有识才的能力。这就如同一个暴发户手里有了几个钱,想附庸风雅弄点字画装点门面,他自己根本不懂字画,又该怎么做?当然是捡有名的和贵的买。他请你去鉴赏,如果你说哪幅字画不好,他一定会说:“怎么不好,这是某某大师的真迹,我是花了200多万买来的!”

现在许多单位招收人才也竟如暴发户买字画。既然在社会上打出了求才若渴的旗幡,而自己又没有辨识人才真假的能力,那就“只买贵的,不买对的”,把门槛定得高高的,彰显自己单位的“品位”,为自己壮壮胆。如果以后发现招收来的都是庸才,他也好辩解:我招的都是名牌大学的研究生,是最高等级了,出了问题责任可不在我。

学历教育当然是提高人们素质和技能的重要手段,但放到具体岗位的人才需求上,人才还就真得不能完全和学历划等号。先说文学大师鲁迅,先官费主修矿业,没毕业又改学了医科。医科学到一半,又弃学搞起了文学。如果这样的人到了今天的人才市场,是大概连投递简历的资格都没有的。

再说文学大师沈从文,恐怕连初中文凭都没有,据听过他课的汪曾祺先生回忆,其讲课时的满嘴湖南方言,令学生们不知所云。著名学者陈寅恪虽然天南地北读过几个外国大学,但此公志在学问,对一纸文凭视如鸿毛,到了也没弄个博士头衔装点一下门面。在那个时代,他们竟都能“混”进大学做了教授,想来都令人唏嘘。但这样的传奇境遇只有当他们遇到蔡元培、胡适、梁启超这样的人才赏识才会出现,换做当下某些满肚子败絮的假伯乐,大概连小学教师的职位也谋不到的。

马上就会有人批评我不合时宜,因为不看文凭招收人才的方式“不可操作”,对这样的批评我诚恳接受。的确,让没有道德和学问的庸才去辨识人才,如果不设门槛,招收来的更可能是既没文凭又没学问的同类,风险的确很大。因此,要真做到“不唯文凭”,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就是要让德才兼备又有识人之能的人去招收人才。英雄见了英雄,才会惺惺相惜。但这话就扯远了,赶紧打住。

突然想起一则趣事。大概是2006年吧,我和新华社山东分社的几位负责同志到淄博市去拜访一家著名民营企业。在厂区花园的凉亭上,这家企业的董事长与我们进行了座谈。不知为什么,话题就转到了引进人才上,只听这位董事长骂骂咧咧地开了口:“都说洋博士学问大,纯粹胡扯。去年我引进一位从美国留学归来的管理学博士,做我的总经理,可这小子忘记了自己吃几碗干饭。他到来后不是帮助我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员工,却把矛头指向了我,说我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喝了几瓶洋墨水,忘记自己几斤几两了。分不清谁是企业的老大,这是什么博士?”我们面面相觑,很为这位博士总经理的前途担忧。

我无意于评判这家企业内部矛盾双方的对错,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一个人即便拿到了名牌大学的文凭,有了高学历,通过了一些企业的高门槛,如果所托非人,也还是会成为绣花枕头的。毋庸讳言,现在个别企业的管理者招收高级人才是为了得到“马踏青苗”的快感,你本事越大,越要把你整得一无是处、服服帖帖,对此,拥有高学历的学子们不可不慎。可以这么说,单位招聘人才,既是单位对人才的挑选,更是人才对单位的挑选,门当户对才好。糊里糊涂抛接绣球,是会贻害终生的。

因此我很喜欢韩愈的《送董邵南序》,我认为这就是一部人才的人才观。文章不长,我试着翻译成今天的白话:自古以来都说燕赵之地多慷慨激昂的仁人志士,董生考大学(进士),接连几次落榜,怀抱杰出才能,心情抑郁地要到那个地方游历。我相信董生此行一定会改变境遇,小伙子,一定不要泄气呀!

你在怀才不遇时,凡是尊崇仁义德行的人,都倍加同情怜惜你,何况燕赵之地的豪侠之士奉行仁义是出于他们的本性呢!不过,我曾听说风俗会因教化而改变,我怎么知道今天那里的风气与古时所说的是否有变化呢?那就以你此行的境遇去证实吧。小伙子,一定要努力呀!

你的燕赵之行让我产生了很多感慨,你到达那里后一定替我到古代仁人志士的墓地去凭吊一下,到那里的街市上看看,还有过去那种隐藏在屠狗市上的真豪杰吗?替我恳请他们:“开明的天子已经出现了,可以出来有一番做为了!”

每当读起这篇古文,我的激动之情都难以自抑。这种跨越千古的关怀与暖意,你只有从韩愈这种大师身上才能感受得到。

更为重要的是,人才是否能够发挥人才的作用,还要看你是否把他用到了合适的地方。历史上有这样的例子。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人们大都耳熟能详,在此重温一下,或许有助于我们了解人才是如何使用人才的。

淮阴侯韩信还是平民的时候,既没文凭有没品行,常常低三下四到邻居家里混饭吃,在村民眼里是十足的“二流子”。淮阴屠户中有个年轻人侮辱韩信,说:“你虽然个子高大,又佩带刀剑,可那是吓唬人的。你如果真不怕死,就刺我一剑。怕死,就从我裆下爬过去。”韩信想了想,就真的从他胯下爬了过去,满街人哄堂大笑。

项梁、项羽起兵时,韩信去投奔他们,还为他们献了很多计策,但一个胯下小儿的话谁人会听?韩信无奈,又投奔了刘邦。刘邦也从心里腻烦这个“混不吝”,碍于情面,让他做了个治粟都尉,管管生产军粮的庄稼汉,韩信没过几天,就又逃跑了。

萧何如何追韩信,就不再赘述,关键看萧何和刘邦的对话。刘邦骂道:“将领们逃跑了几十名,你不去追,追个二流子干什么?”萧何说:“其他将领都容易得到,韩信这样的人,天下没有第二个。大王如果只想在汉中称王,没有地方用得着韩信;如果想争夺天下,除了韩信,再没有能和你商量大事的人了。”刘邦说:“我看在你的情面上,用他做将领。”萧何说:“即使让他做将领,韩信也一定不会留下来的。” 刘邦说:“用他做大将。”萧何说:“好得很!”于是汉王就要召见韩信并任命他。萧何说:“大王向来傲慢,不讲礼节,任命大将就像呼唤小孩子似的,这就是韩信之所以要离去的原因。大王如果一定想任用他,就选择吉日,先行斋戒,在广场设置高坛,举行隆重仪式。”

行文至此,不要读者诸公批评,我自己都感觉有些迂阔了。啰嗦了半天,似乎还没有切入人才到底该如何选拔的正题。这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我自己就不是什么人才,当然拿不出振聋发聩的解决办法。二是即便我有解决办法,有些也不大好摆到桌面上直说,只能用“德才兼备”、“不拘一格”这样的套话敷衍,而敷衍之言不如不说。

德才兼备不对吗?对,但具体操作的过程却极其复杂,因为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曾国藩就曾说过 ,如果要求人才“百长并集,一短难容”,就等于放弃了人才,因此,“要以衡才不拘格,论事不求苛细,无因寸朽而弃达抱,无施数罟以失巨鳞”。

那“衡才不拘格”容易操作吗?也不大容易。哪些格该拘,哪些格不该拘?什么时间地点该拘,什么时间地点不该拘?思考这些千古疑难问题,如同初涉厨事者得了一个什么佐料都要求适量的菜谱一样,足以令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因此方法再好,关键要看人怎么使用,伯乐是否有相人之能,容人之量,用人之策,才是问题的关键。

于是我就真的佩服起萧何来了,他真是一个知道“适量”是多少的好厨师。韩信是一个具有雄才大略的势利小人,萧何却用他做了一锅好菜,真是高手。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