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2月11日A11

◎曲言杂谈 新春佳节话民俗□曲全承

2018-02-11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1版

春节就要到了,这几天逛市场,发现置办年货的市民已经排起了长龙,年的味道渐渐浓了。这也难怪,人的一生是一次漫长的行旅,跋涉日久,总需要一种仪式,将连绵的时间分出段落,在段落结尾处稍作停顿休憩,让疲累的身心平复下来。对着冬日的阳光抖抖征尘,整理一下行囊,远行的步履就会轻松一些。

古人也是懂得这个道理的。在殷墟出土的甲骨中,“年”这个字是由上部的“禾”字和下部的“人”字组成的,我们大可由此推断出古人过年的初衷:一年下来,不管收获多寡,总要把汗水的结晶恭恭敬敬地扛回家里,做物质的和心情的收藏。也可理解为先民们头顶收获,聚而起舞,感谢上苍和命运的厚爱。“感恩”,是先民整理心情时的最重要的心灵依托,只要不是过分贪婪的人,都会享受春种、夏忙、秋收、冬藏所给予我们的愉悦。

精神愉悦了就要有所表达,这样的心情从民间童谣中就能看得出来:“新年到,放鞭炮,噼噼啪啪真热闹。耍龙灯,踩高跷,包饺子,蒸年糕,奶奶笑得直揉眼,爷爷乐得胡子翘。”

当然流传最广的还是那首《新年到》:“糖瓜祭灶,新年来到,姑娘要花,小子要炮,老头要一顶新毡帽。”

民谣中的糖瓜祭灶,是指农历腊月廿三祭祀灶王爷的风俗,民间的春节节庆活动,大都从这一天拉开序幕。在晋朝,人们认为灶王神每月要上天向玉皇大帝汇报工作,“月晦之夜,灶神亦上天白人罪状”。大约从宋代开始,灶王汇报工作的日子改到了每年腊月二十三。为了让灶王爷上天后多说好话,民间基本采用三种办法,一是用糖果祭祀,让灶王爷的嘴巴像蜜那么甜。二是用年糕祭祀,粘住他的嘴巴,让他说不了坏话。三是把酒糟涂到他身上,让他醉意朦胧,“酒驾”到天宫,错过汇报的时间。

从明朝开始,忙春的活动渐渐有了基本固定的安排,形成的民谣孩子们都会唱:“廿三,祭灶官。廿四,扫房子。廿五,磨豆腐。廿六,去割肉。廿七,杀只鸡。廿八,蒸枣花。廿九,去打酒。年三十儿,捏饺子;大初一儿,撅着屁股乱作揖儿。”

孩子们忙着穿新衣放鞭炮,大人们也要利用除夕前后难得的空闲进行一些重要的社交活动,这从一首旧时在即墨流传很广的民谣中就可窥知一二。歌词是这样的:“正月初二三,老汉去拜年。一进你房门口,卷倒对大尿罐,一阵阵熏得我鼻子发了酸。老东西瞎了眼,碰坏俺大酒坛。烧酒黄酒陈了好几年,单等你来留着给你灌。”歌词很有乡土气息,嗔中带情,俏皮生动,用它来反映即墨人天生幽默的性格再好不过了。至于歌词中唱答双方是什么关系,我生性老实,弄不大明白,就留给读者春节期间慢慢琢磨吧。

提起春节胶东地区的传统民俗,现在的年轻人都不甚了了,我就再啰嗦几句。

先从我老家黄县谈起。清乾隆刻本《黄县志》记载:“元旦,五夜早起,沉盘案,焚香纸,祭神祗,祀祖先。门庭明燎,俗名照庭草。室中烧辟瘟丹。子弟拜父兄及诸父兄。异姓姻戚俱往来拜贺……朔三,迎女儿节,婿及甥登堂礼拜。”

由黄县向东,道光《文登县志》记载:“元旦,五更设燎,拜神祗、先祖、父母,以次拜尊长,燃爆竹。黎明,亲邻交拜……三日不扫舍。”向南,道光《平度县志》:“五更设燎,祭五祀、先祖,拜父母、尊长,食水饺。既明,亲邻交拜。”可见自清朝以来,胶东各地过年的风俗大同小异,基本固定。

别的都容易理解,这里需要解析一下“辟瘟丹”和“门庭明燎”。中医上“辟瘟丹”有口服和焚烧两种,这里说的“辟瘟丹”是用来焚烧的。据清朝凌奂撰写的《饲鹤亭集方》记载,“辟瘟丹”含降香4两,檀香4两,箭羽2两,丹参2两,茅术2两,连翘心2两,白芷2两,细辛2两,当归2两,丹皮2两,佩兰2两,“凡遇四时不正、瘟疫流行,宜常焚烧,不致传染。岁末多烧,可以辟邪避瘟。”

至于“门庭明燎”,也绝非在院子亮盏灯那么简单,这其实是齐国故地有着悠久传统的礼贤之仪。《韩诗外传》载:“齐桓公设庭燎,为便人欲造见者。”说的就是齐桓公每天都在庭院设置火把,表示自己求贤若渴的心情,也暗含着贤人到来,能够烛照自己的心智。

乾隆至今,时间过去了几百年,焚烧“辟瘟丹”的传统不再有了,其它的传统在乡间还基本保留。在我们家,即便时下,每逢春节,一过午夜,老父亲都会催促我赶紧在庭院亮起灯火,表示对客人的欢迎敬重。祖孙三代,从最小的开始,要依次严肃恭敬地向长者拜年,逐一问一声“过年好”。

以往胶东春节期间的“五祀”,即一拜天地,二拜王母,三拜灶王,四拜财神,五拜祖宗,现在多数地区省略了前面的四拜,但对祖先的祭拜却从没有断绝。年幼时我对祭祖的传统多有不解,年齿渐长,我反而觉得这个传统要很好地继承光大。正像《国际歌》中唱的那样,“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我们后辈晚生之所以能得享今天的幸福生活,是一代代先人筚路蓝缕的结果。在节庆期间对他们表示感恩和敬重,是中华民族根脉永续的精神支撑。人呀,还是有一些敬畏感恩之心好。

即便是春节期间的一些禁忌都很有趣,比如讲吉利话。

胶东有句俗语:“初一五更死个驴,不好也要说好。”小时候每逢过年,长辈们都反复叮嘱,除夕之夜遇到什么事情都要说吉利话。可是不嘱咐还好,越是叮嘱,精神紧张,越容易说出不该说的话,惹得长辈一顿白眼。我记得最关键的是两件事情,一是不能打碎碗碟。民间不知怎么传下来的迷信说法,除夕打碎碗碟,家里就会有凶事。如果万一不小心打碎了,千万不能说话,要偷偷扫起来,趁夜色丢到水井里去。路上遇到熟人 ,也千万不能开口。还是现代人开通,发明了“岁岁平安”这句吉利话,化解了不少人打碎碗碟的尴尬。二是除夕夜煮饺子,一定要煮破几个。但又千万不能说破,要拖长音满含兴奋地说“挣了”,以预示一年风调雨顺,招财进宝。如果恰巧遇到哪位主妇技艺高超,一锅饺子怎么煮都没碎,那也要偷偷用铲子捅破几个。老人看见了,故意大声问:“媳妇,饺子好了没有?”“好了!”“挣了吗?”“挣了好多!”蒸馒头也有讲究,引子火候要合适,使馒头表面出现裂纹。这时候旁边的人都要说一句:“今年真好,馒头都笑了。”

饺子上桌,里边包着硬币、栗子、大枣、花生、糖块等物,喻示着发财、立子、抢先、长寿、甜蜜等,吃到了,就要大声说出来。比如,“吃到糖了。”“甜吗?”“真甜!”绝不能表示厌恶。小时候我不太爱吃甜的东西,有一次过年,吃到了糖馅的饺子,说了一句“真倒霉”,惹得长辈好不高兴。

山东春节的禁忌还有许多,比如忌挑水,忌扫地,忌捣蒜……在沿海一带,因为渔民出海打鱼比较危险,春节期间禁忌就更多一点,翻了、沉了这样的词语就更不能出现。以吃鱼为例,做好鱼后,要先递到副陪手里。副陪把鱼头对着主客,放下盘子,让主客看一下,然后快速将盘子转动一下,使头朝南,尾朝北,意为“顺风”。吃鱼最忌讳客人翻鱼,需要翻动时,要由副陪亲自动手,还要说一声:“鱼剩了,我划过来。”如果客人说“翻”,主人是十分不悦的。

春节这么多禁忌,大家为什么几千年乐此不疲呢?这大概正说明了一个人生哲理:越是珍爱的东西,就越容易破碎 ,因此要倍加珍惜。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