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1月12日A6

凌晨去挂号,前面有200多人排队 儿科医生太缺乏千名儿童分不到一位

2018-01-12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6版
凌晨去挂号,前面有200多人排队 儿科医生太缺乏千名儿童分不到一位 凌晨去挂号,前面有200多人排队 儿科医生太缺乏千名儿童分不到一位

近日,天津海河医院发布公告,儿科医生因超负荷工作,目前均已病倒,即日起儿科不得不停诊。这是目前儿科医生状况的进一步升级。从11月上旬到现在,儿科医护人员的状态用一句话形容再合适不过——“地球不爆炸,我们不放假。宇宙不重启,我们不休息。”儿科医生缺乏,从来不是个新话题却因为这个特殊阶段重新让人关注,青岛市政协委员、山东紫荆医疗护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向峰也早就关注到了,但他表示,疾病的爆发是病毒引起的,而现在的缺乏是体制积累的结果。一场疾病不是一个现象,而是暴露了一个公共体制建设长期的体制性问题。

◎调查医生生病不敢吃饭怕吃了会吐耽误接诊

儿科医生日均应诊达到130~150人次、护士们每天250~350次的输液、包子饺子成了他们偏爱的速食、一天几乎不喝水怕上厕所耽误时间……这些数字和场景真实地发生在每一位儿科医生身上。“往年同期,我们每个月不包括儿保的门急诊接诊7000~8000人次。但现在,每天白天4位专家、1位普通医生,夜间1位接诊医生,一个月接诊1.2万~1.5万人次。”市立医院本部儿科主任张瑞云告诉记者。

市立医院东院儿科主任李红也心疼地表示:“往年同期门急诊接诊1.2万~1.5万人次,现在,我们每天接诊的病人就超过了800人次,当班医生累到崩溃。”她期间也病倒了却喝了50ml糖盐水坚持出专家门诊:“每个人都累得不行,不能再麻烦别人替班了。也不敢吃饭,怕万一吐了耽误接诊。”

同时,每一位下了夜班的医生,都会在整整一个通宵的夜班、接诊130余位小病号之后,再赶去门诊出诊半天,直到中午才能“下班”回家,更没人能享受“双休日”。累到崩溃,以至于接班医生主动与下夜班的医生大声打招呼时,极度疲惫的夜班医生在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居然毫无反应。

凌晨去挂号前面有200多人排队

与此同时,另一个场景也频繁出现在家长的眼中、大家的朋友圈中。市民张先生1岁多孩子半夜发高烧,凌晨1点他果断带着孩子去了青岛妇儿医院急诊科,一到那挂上号自己傻眼了:“前面还有200多人,轮到我们估计天也亮了吧,孩子怎么能撑得了呢。”长时间的等待让他心情莫名烦躁,越着急越烦躁,一遍遍地问医护人员还有多长时间。张先生自己都说:“这样的情况下,再能克制的人也控制不了情绪。”

前几天,一位家长挂好市立医院儿科专家号之后,觉得“待诊区”人多便带着孩子走出儿科诊区大门,来到对面相对清静的妇科诊区等待。医生两次叫号他都没听到,等再次返回诊室发现已经过号了,便大声诘责:你为什么不到外面喊我们?孩子发烧,让我们白白等着浪费时间。孩子的吵闹声、家长的斥责声就这样此起彼伏。

山东成最敢生二孩省份儿科医生数量却不增反降

儿科医生缺乏从来不是个新鲜话题 ,只是因为这个特殊阶段让他们又被重新关注到。有这样两组数据会让大家直接感受到一种可怕的差距: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儿科医疗服务需求不断增长。2016年二孩放开首年,山东省人口出生率就有明显提升。据统计 ,2016年全年出生人口177.06万人,相当于全国的1/10,比上年多出生53.48万人。其中二孩出生占比更超过六成,达到63.3%,远超一孩,山东也成为全国最敢生二孩的省份。在此背景下,各大医院儿科门诊接诊量也在不断刷新。

那么儿科医生呢?儿科医生的数量却不增反降。《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布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中国儿科医生总数从10.5万下降到10万,平均每1000名儿童只能分0.43位儿科医生。2016年,这一数字提升至0.53,相当于每2000名儿童分1位儿科医生,与全国平均每千人配备2.06名医师的水平相去甚远。截至2016年底,全省儿科医师达1.08万人,占全省医师总数的4.55% ,千人口儿科医师数为0.66人。据估算,我国儿科医生缺口逾20万人。

◎原因儿科是“哑科”,也是低收入科室

为什么会如此缺乏?业内有两种说法:一种说法认为儿科检查少用药少,科室收入低医护人员的收入也就不高,所以难以吸引人;一种说法是可能还与医学院儿科学萎缩有关。1998年教育部对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做过调整,删除了儿科学的本科专业,随后国内医学院校也陆续撤销了儿科学专业。目前我国儿科医师的主要来源是临床医学专业的毕业生和儿科学专业方向的研究生,一些医学院每年只有二三十个儿科研究生。

这个说法得到了新儿科医生刘大夫的认可。刘大夫今年28岁,本科5年、研究生3年后她来到了临床继续磨炼。她还记得当时本科班级总共有50个人,报考研究生专业时只有三个人选择了儿科,其中就包括她。“因为我们都知道儿科是哑巴科,小孩子不会说话只能通过症状和家长的描述来找到病因,所以这里比成人科要累很多。再加上孩子生病家长都着急,情绪比较激动儿科的矛盾也比较多。”而当时之所以选择儿科,刘大夫的考虑只有一个:“我很喜欢孩子,孩子很天真,希望在这个行业也能保持一颗童真的心。”但真正接触后发现,除了这份天真那些不太美好的方面也慢慢体现出来了,有的家长等待的时间长,心里有怒气就会朝医护人员发泄,最难做的是,医生声音小患儿家属嫌小,声音稍微一大就会觉得态度不好,这个尺度曾经让她把握得非常痛苦。

作儿科医生这一年,刘大夫的妈妈不止一次给她送饭,却站在门口不敢进去,也不止一次劝她转行或者转科。但她说:“儿科容不得撂挑子,当看到孩子病恹恹地来到医院,健健康康地走出去时,那种成就感让人舍不得放弃。”

◎声音一场疾病不是一个现象而是体制问题

为什么小儿科医生少?青岛市政协委员、山东紫荆医疗护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林向峰介绍,曾经人们对小儿科的认识不够,觉得这个科室收入不行压力又大,甚至彼此间开玩笑都会说“你这人真小儿科”,这种认识不够、内在的体制因素积累让人们不爱小儿科。放开二孩后孩子出生量迅速上升,但医疗储备不足,二者之间的问题就凸显出来了。

要解决这个问题,先要从基础教育方面加大对小儿科教育的配置力度。从现有状况看,可以先从有些相对轻松的科室(有内科基础的)转到小儿科暂时作为过渡,重要的是加大鼓励增加小儿科医生。同时,还要提升小儿科医生待遇才能吸引更多人。其次就是让分级诊疗真正发挥作用。现在小儿科生病尤其是感冒,其实有些情况不用到大医院在社区就可以解决,这不仅要提升家长意识,还要增强基层医生水平,让专家下沉到基层医院帮助基层医生提升,从而进一步分担医院压力。

林向峰指出:“疾病的爆发是病毒引起的,而现在的缺乏是体制积累的结果。政策扶持和分配调整双向进行,还要分级诊疗、市民意识等进行辅助才可。一场疾病不是一个现状,而是暴露了一个公共体制建设长期的体制性问题。”

文/图 城市信报记者 宫岩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