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8年1月10日A4

外卖行业兴起,塑料垃圾何处安身?

2018-01-10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4版
外卖行业兴起,塑料垃圾何处安身? 外卖行业兴起,塑料垃圾何处安身? 外卖行业兴起,塑料垃圾何处安身?

店里卖的各式快餐盒

“外卖”在5年前还是市民们不常听见的词汇,现在已经变成人们常见的生活服务了,但是外卖在给市民带去方便、可口的饭菜的同时,在运送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使用塑料袋、快餐盒等包装品,这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这些外卖垃圾对环境保护的影响如何,应当如何解决?城市信报记者采访了多位市民以及相关行业的从业人员,听听他们的说法。

◎顾客

一个月点21份外卖 塑料餐盒装满垃圾桶

小徐今年大学毕业,刚刚参加工作,因为工作繁忙经常要加班,他几乎每天都会点外卖,有时连着几天午餐、晚餐都会吃外卖。小徐告诉记者:“点外卖的吃饭时间灵活,不耽误工作,也不用担心过了饭点食堂没有吃的,而且挑选的余地比较大,想吃什么菜都有,晚上饿了还可以点夜宵,我最晚的一次是在凌晨一点钟点外卖,还有餐馆营业配送。”

根据小徐的手机显示,小徐在2017年12月一共点了21份外卖,最多的则是在2017年9月,点了36份外卖。对于点外卖使用的包装,小徐坦言自己没太注意。“在公司的垃圾桶里,有不少像我这样点完外卖扔掉的快餐盒,有的时候为了方便我会点便当,菜和米饭都装在一个盒子里,外卖再用一个塑料袋,有的时候点一些炒菜,那用的包装就多了。”小徐算了一下,以他每次点两份炒菜两份米饭计算,需要4个快餐盒,商家为了不撒汤,还会在每份炒菜外面单独套上一个塑料袋,最后再装进一个大塑料袋里,也就是说还需要3个塑料袋。这样以小徐每个月点20份外卖计算,他每月点外卖至少需要20个快餐盒、20个塑料袋,如果每餐都点炒菜,则需要80个快餐盒、60个塑料袋。

记者又随机采访了多位市民,每一位都表示自己点过或者请别人帮忙点过外卖,但是大多数市民会将外卖快餐包装直接扔掉。市民于女士告诉记者,自己的儿子正在上小学,放学比较早,于女士和爱人工作都很忙 ,有时下班回家晚,就会给孩子点一份外卖当晚餐,外卖的包装盒则会被她在用完后丢弃。“这些快餐盒本身就是一次性的,虽然现在大家说带着‘PP5’标志的快餐盒可以微波炉加热、循环利用,但是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每次用完之后就会扔掉。如果是大一些的塑料袋我会放在家里装垃圾,不过一般不会点那么多外卖,塑料袋都挺小的,我担心上面有油,一般就直接扔了。”

也有少数市民表示自己会把这些快餐盒收集起来,今年已经78岁的贾奶奶则告诉记者,由于年龄大了不方便出门,子女有时会挑一些自己在家做不出来的饭菜,点外卖送到家里。“这些塑料盒都很好啊,很结实,用来装点东西很方便,我洗一洗就留下了。”不过贾奶奶也说,如果快餐盒太多,她也会扔掉。“家里没那么大空地儿,放不下啊,上次我儿子回来就给我扔了一些旧的,要是能攒起来卖钱就好了,不过也没人收,多可惜。”贾奶奶说。

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2017年发布的《CNNIC第39次中国互联网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目前中国网民中使用网络外卖服务的用户达到28.5%,也就是说每4名网民中就有1人点过外卖。有媒体报道,美团外卖、饿了么 、百度外卖三大外卖平台的数据显示,日订单总量都已超过2000万单。按一单外卖只用一个塑料袋和一个塑料餐盒,每个塑料袋和塑料餐盒均为0.06平方米计算,粗略估计,每个订餐平台每天产生的废弃塑料的面积,就能达到240万平方米,大约相当于336个足球场。

◎店主

300个快餐盒一个星期就没了

在台东步行街附近做黄焖鸡米饭生意的郭师傅告诉记者,现在外卖生意越来越红火,已经占到了店里营业额的一半,快餐盒的使用量越来越大。“我刚干这行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做外卖的,大家都是来店里吃。从2016年开始,点外卖的人越来越多,现在1000个塑料袋只够用半个月,1箱300个快餐盒一个星期就用完了,而且我这还不是全部都放在外卖经营上。”

郭师傅说,这几年快餐盒在升级换代,价钱也越来越贵。“最早的时候大家一般用一次性发泡饭盒装米饭,用来装菜的透明塑料饭盒也挺软。后来国家对环保重视了,一次性发泡饭盒都不用了,我现在都是买一个有专利号的牌子做的白色塑料盒装米饭,装菜的快餐盒也都用这种‘PP5’材质的,除了盖子就能进微波炉里加热。2016年的时候,300个塑料快餐盒也就卖80来块钱,2017年都卖100多块了。”

不同于郭师傅,做炸鸡便当外卖生意的彭先生则选择了用类似于牛皮纸的硬质纸壳作为外卖的包装盒。“他们跟我说这种更环保,不过这种也贵,就这么一个快餐盒我批发买回来也要1块钱一个,大家都没打算从餐盒费里挣钱。前几年没多少人这么干,就是2016年下半年左右吧,这么做的店多了。我只做外卖,用量大得多,周边的客户群又大部分是写字楼的白领,对于几块钱的餐盒费大家还是愿意付的,前几年都不收餐盒费的时候,哪有人用这种快餐盒?不过用这种快餐盒的还是少,像我们做便当的可以用,那些做炒菜的、带点汤汤水水的外卖哪敢用这种快餐盒,不就全洒了。”彭先生说。

彭先生说,外卖在配送的过程中有洒出来的可能,所以大家包装的时候都很小心,为了不洒出来,店家都愿意多套上一个袋子。“一个袋子值几个钱,差评多了就麻烦了,我们算的是经济账,环保节约只能从材料上下功夫了。”彭先生说。

◎回收

外卖塑料垃圾难降解回收站都不要

在抚顺路批发市场周边,记者找到了几家经营快餐盒、塑料袋生意的商家,记者表示自己打算经营外卖生意,想要购买一些塑料袋、快餐盒。其中一家店主告诉记者,其实并不是所有标着“PP5”标志的快餐盒,都能达到相应的标准。

“你看这些透明的快餐盒,都可以摘下盖子放到微波炉里加热,现在政府和客户对环保的要求都高了,以前那些一次性发泡的快餐盒,还有那些聚乙烯的透明快餐盒有毒,现在都没人做了,不过现在这些透明快餐盒说实话也不太环保,你看上面印着“PP5”,实际上标签都不靠谱的,没毒是没毒了,但是也不环保。”店主又拿出一种同样印有“PP5”标识,但不透明、质地更轻薄的快餐盒展示给记者。“这种快餐盒,里面加上了滑石粉、淀粉,你用手试试,很脆,一掰容易碎,它比较环保,3到6个月就能慢慢变碎、降解,不过买的人少。”当记者表示自己想购买类似牛皮纸壳材质的快餐盒时,店主直言没必要。“成本太贵,用的人还是少,你看那种透明塑料盒,每个才3毛钱左右,什么都能装。”

至于塑料袋,店主也拿出了一种厚度适中的塑料袋,3块钱50个,平均每个6分钱,袋子上还印有“可回收”字样。当记者询问这种塑料袋是否可回收时,店主笑了:“印的是可回收,别看写的。”

店主说:“真正环保的塑料袋、快餐盒,里面加上了滑石粉、淀粉等等的添加剂,这样他就可以回收降解了。同等厚度的塑料袋,环保的比不环保的还便宜,但是加上这些添加剂之后,同样强度的环保的塑料袋就厚了,所以实际上还是不环保的塑料袋便宜。”

在某开放式小区,已经从事废品回收13年的王师傅告诉记者,外卖产生的快餐盒并没有人进行回收。“这些快餐盒不像饮料瓶,没人愿意回收,一般大家就直接扔垃圾桶了,不过数量确实越来越多,以前还跟捡瓶子的人聊起来过 ,有些小区快餐盒比饮料瓶还多,要是回收站能回收的话就好了。”

青岛固体废弃物处置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快餐盒能否单独处理,还是要靠前端垃圾收集过程中的分类工作,如果被放进厨余垃圾中,还是会和厨余垃圾一起处理。目前公司只根据环卫处要求,进行焚烧或者填埋,对于快餐盒垃圾的使用量是否有所增长,他们也没有相关数据。

专家:塑料垃圾降解要二百年

青岛浩澳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负责人王勇,在微生物净化环境和污染降解领域有着20多年研究和从业经验,他告诉记者 ,对于白色污染,降解难度确实大。

“像是甲醛、苯、酚等有害人体、难处理的物质,又不能焚烧,焚烧会产生二噁英,但是通过微生物降解就可以解决。微生物是最初级的降解生物,人类生活当中排放的无机的、有机的各种废弃物,有机物先通过微生物降解掉,后来再被大型生物吃掉一部分,再通过挥发、沉降,参与到地球的物理循环体系当中去。但是有些垃圾微生物是代谢不了的,比如白色垃圾、白色家电、电子产品,含有大量的重金属或其它化学物质,微生物不认他们,很难去破译、降解和代谢,这些污染物质就通过光合作用和理化作用,通过蒸汽、通过降雨又回到土壤中,越埋越深、越污染越严重。”

王勇解释说:“现在人们说的PE聚乙烯材料,还有像一次性发泡餐盒塑料,降解的难度是非常之大的,它无法参与循环,参与不进来,降解的周期就非常长,国际上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数据跟踪,但对各种白色垃圾有一个计算方式,降解白色垃圾可能要200年。”

王勇说:“所以这些物品的大量使用,对环境的破坏是很可怕的。前一阵我参加了一个会议,我们专门说到,人们日常的垃圾都去哪儿了?不管是被烧掉、被填埋,无法分解的话,最终都渗透给海洋了。我是在日本留学的,日本、美国、以色列都经历过先污染后治理的过程,慢慢用制度来约束,像美国以前都是把垃圾打成坨直接扔到海里,过去国际上都不太关注这些事,后来人们才关注到这些塑料垃圾对海洋生态造成的巨大影响,变成了一个全球性的大话题。”

呼吁:减少过度包装,少用塑料袋

王勇告诉记者 ,有些塑料是可以被降解的,不过也需要垃圾分类的开展才能实现。“正规的PP5塑料是可以降解的,自然的降解时间很长,如果真的能系统地回收,创造的温度环境越好,它分解的周期就越短,但目前还没有系统的回收。像这些塑料袋、塑料泡沫等发泡制品没有什么回收价值,现在国内还没有做到那么好的垃圾分类,老百姓直接扔进了垃圾桶,被直接集中转运到了垃圾中转站,再被直接送去焚烧或填埋,这时候已经很难把它剔出来了。日常生活中的,像外卖、快递这样的垃圾,太零碎了,又和14亿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这个难度真的很高,现在中国也在搞塑料制品的替代品研究,通过加入淀粉或者其他物质制作新型的可替代塑料,但是成本太高,老百姓还是不太接受。”

青岛市人大代表、市环保局宣教中心主任贺旭表示,目前城市的快餐塑料袋等方面的管理由商务局牵头负责,在国家层面也有相应的文件要求少使用塑料袋。贺旭呼吁,希望市民们能践行绿色生活,同时相关行业也应当负起自身行业对环境保护的责任。“《环保法》规定,企业有它的环保社会责任,应该发挥主体作用,有责任保护环境,最大限度地减少污染的排放,在资源的循环利用上,还应该多用点心思。

同时也希望市民们能在生活方式、消费方式上,都能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减少过度包装的使用,尽量少用塑料袋。”

文/图 城市信报记者 王川 实习生 项皓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