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7年12月04日A11

◎曲言杂谈 没有主题的断想□曲全承

2017-12-04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1版

女儿去年参加工作,年底,单位发福利,其中有一纸盒鸡蛋。

即便以每斤10元的高价算,4斤鸡蛋也就只有40元钱,但女儿还是特意坐动车返回烟台,花费120多元的车费,把鸡蛋送回家。

我注意到女儿把鸡蛋递到我手里时的表情,那是故作轻描淡写的激动,她说:“爸爸,这是我第一次为家里挣回了鸡蛋。”

我也很高兴,为女儿高兴。伴随人的一生有很多标志物,它们自身也许价值不高,但它们背后的寓意却很大:寓含着成长,寓含着独立,寓含着价值,寓含着成功……我们的心灵,就是被这一块块看似不起眼的基石,慢慢推向崭新的高度的。它们有时也如长途跋涉时我们视野所及的一棵小树,如果我们把它作为一段努力的终程和下一次努力的起点,那我们漫长的行旅就不再遥远寂寞,而我们的心灵也有了休憩之所。

聪明的人,是愿意在攀登巍峨高度的时候,为自己脚下铺垫一块块细小基石的,当然也愿意在茫茫原野上为自己制造一个个充满欢悦的路标。

有的人不善于经营家庭,因为他们没有发现,家庭的规则和社会的规则是完全相反的。

比如社会运作重在理性,但家庭就从来不是说理的地方,它是情感的渊薮。比如社会常需要机心布防,而家庭则需要胸襟袒露。再比如……即便是岁入耄耋,在家里也要有顽童之心。在情感的世界中,人是长不大的。

我与妻子结婚25年没有吵过一句嘴,红过一次脸,许多人认为不可思议,其实这很容易做到。如果你找到这样一位妻子,当她在厨房忙碌而你却翘着二郎腿品茶读报,她竟然认为这是一种幸福的时候,战火自然不会燃起。当然,如果位置互换,也应该如此。

家里换了钥匙,色分红黄蓝绿,我们为全家人如何分配颜色讨论一晚上。散步时抓了一把干果,如果恰是单数,我们会认真讨论最后一颗的归属。开会带回来一只圆珠笔,三口人该给谁也很有趣……

聪明的人们呀,这个世界如此诡谲,让我们身心俱疲,家,就是人生的幼儿园,而在琐碎无功中的温暖与欢乐,就是幸福的源泉。

我们有时要允许亲友们“移情别恋”。

妻妹大学毕业后住在我家数年之久,女儿和自己的小姨餐则同桌宿则同席,结下了很深的情谊。后来妻妹结婚生子,离开了我们家,有一次,女儿看望自己小姨后很沮丧,回来说:“小姨变心了,不再关心我了,和我说话,眼都看着自己的宝贝。”

年轻时,如果我们和父亲产生矛盾,母亲总是站在我们一边,与父亲据理力争。记得有一次,为了给出嫁的姐姐多要点嫁妆,母亲寸步不让,甚至和父亲扭打在一起。现在父母都近九十岁了,母亲却突然成为父亲的死党,不管父亲提出什么“苛刻”要求,她都决不允许我们反驳:“我老头子快九十了,是你们能随便说的吗?”

我们家女孩多,只有我一个男孩,父母对我偏爱有加,过去姐姐们很不理解。现在姐姐们都大了,老了,连她们的儿子也都结婚了,她们经常跟我说的话是:如果她们今天面临父母的情况,也会偏爱自己的小儿子的。

人的一生,有时不可避免地面临许多情感跌宕:亲人分别,友朋离散,浓情淡漠……这些都很让我们纠结,愤懑。然而当岁月抚平我们内心的跌宕,我们就会发现,在很多的时候,这些浓淡之变并不见得是一种背叛,而是缘于一种新的责任和情感的构建。

聪明的人们,当我们的亲友从我们视野中暂时消失的时候,我们有时还要为他们祝福呢,这证明他们有了新的感情之窠、生命之巢。而情感,正因为有时不得不变,才更需珍惜。

在我很想当领导的年龄,经常认真观察如何能当上领导的诀窍。一次一位同事提醒我:你这人不成呀,领导的车到来,别人争着上前为领导开车门,你却躲得远远的,这怎么能引起领导注意呢?

在我终于当上领导那年,一位大学毕业生很机灵。我走到办公室门口,正要开门,他快步上前,为我打开了屋门,肃立一边,把我吓了一跳。我怒叱:“一个大学生要把心思放到业务上,不要放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

最近女儿回家,说单位有位上司不太喜欢她,让她很苦恼,我就把这两件事讲给她听。

我的意思是 ,在我们刚踏上社会时,总是希望自己做所有人都喜欢的人,其实这是做不到的。萝卜白菜个人所爱,如果我们是一棵萝卜,而有人恰恰喜欢白菜,我们再怎么努力,也是不大可能成为白菜的。况且,当我们真得变种为白菜,说不定哪位上司又喜欢萝卜,怎么办呢?

其实,在萝卜和白菜之间,还有一个共同的交集,那就是好的植物。我们努力的方向,只能是做一棵好的萝卜白菜,而机遇,那就交给上天吧。如果一生都没人赏析怎么办?那就做一棵快乐的萝卜或白菜。所以《婆罗馆清言》说:“草色花香,游人赏其有趣 ;桃开梅谢,达士悟其无常。”

忘记在哪本古书里看到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次,一位朝廷重臣举办寿宴,满朝文武纷纷携带重礼上门道贺。这时,重臣的儿子对父亲低语,说某某不但没带礼物,而且当别人上前贺寿时,他却躲在角落一言不发。儿子的意思是,这个人不能用。

父亲打断了儿子的话,他说:“你给我牢牢记住,当我们家有一天遭遇不测时,这个人是唯一可以托付后事的人。”后来大臣一家被皇帝满门抄斩,家里唯一的孙儿,就是在那位先生的掩护下才得以幸存。

我却遇到过似乎相反的事情。有一次我招录员工,一位大学生的父亲偷偷向我兜里塞钱,被我喝止,我当时的想法是,如此媚俗的父亲,怎么会培养出好的子弟?这个毕业生当然不能要。后来在大家说合下,勉强收了那个毕业生,但我心里对他还是满满的不屑。令我意想不到的是,这个孩子不仅憨厚坦诚,而且做事勤勉扎实,成绩斐然。即便我离开原有工作单位,他仍然常怀感恩,情谊不减。

这个世界如此复杂,以至于我们对一个人的判断常常失于偏颇。所以……

所以我们在对一个人的总体人格做出否定时,一定要慎之又慎,迟一些,再迟一些,等等看,再等等看。

还要记住,我们的贵人,常常以冰冷的面孔出现。

做记者,也有故事。

许多年前,领导交给我们一个任务,就是到大街小巷寻找不文明现象,在报纸上予以批评。我们几个年轻人转了一上午,发现的问题似乎还不够典型。这时一位记者刚刚喝过啤酒,有些尿急,就在路旁草地里方便了一下。我们猛然大悟,好呀 ,这就是需要批评的不文明现象呀!稿子写成了,还配有那位同事“方便”的背影图片,这个稿子得了当年市里的新闻奖。

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某些事件,社会上跳出许多义愤填膺的“批评者”,他们站在道德高地上振臂高呼,让我又想起了自己经历的这个故事。我不免怀疑,在这些“批评者”中,是否也有在草地上方便完后,腰带还没系好,就指责别人不文明的人呢?

我发现当今社会有一个有趣的怪圈,甲指责乙在食品里加添加剂,乙指责丙对病人横眉冷目,丙指责丁执法蛮横,丁指责戊慢待学生……如此往复。人人都站在道德高地上挥旗呐喊,却独独听不到反躬自省的声音。

现代社会,人人享有批评的权力,但批评不是社会现代的唯一标志,自省才是文明社会的重要素养。因此我常常提醒自己,在高呼道德口号时,要先检查一下自己的腰带系好了没有。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