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7年11月29日A11

虐童事件频发 问题根源在哪?

2017-11-29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1版

上海携程亲子园的虐童新闻余音未消。22日晚上,又有家长反映,北京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遭遇老师扎针、喂不明白色药片的虐待,并提供孩子身上有多个针眼的照片。这不是媒体第一次披露幼儿园的虐童事件,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在很大程度上,频繁出现类似的情况,幼儿园老师往往是第一责任人。有媒体披露,因为幼师缺口巨大,导致很多机构的幼师水平参差不齐,进而导致问题时而发生。根据记者了解到的情况,青岛幼师缺口同样不小,目前,岛城也已经开始整治。对此,有专家表示,“对待虐童者,除了拳头,法律的牙齿还要更锋利些”。

虐童事件频发,因从业者水平良莠不齐?

红黄蓝新天地幼儿园涉嫌虐童事件,日前有了新进展:11月25日,涉事幼儿园教师刘某某因涉嫌虐待被看护人罪已被依法刑事拘留 。朝阳区政府通报中称,这是一起伤害幼儿的恶劣事件,社会影响极坏。

涉事教师被抓、园长被免,只是“阶段性”处理结果。联系起此前多起的亲子园、幼儿园虐童事件,幼师素质和资质问题,因此再度引发聚焦。可从媒体报道看,“让有资质的专业幼师来照护孩子”,在很多地方仍难实现。

对此,有媒体发布社论说,从数量上看,幼师严重供不应求。2016年我国幼儿园教职工为381.8万人,师生比约为1:12,离《幼儿园教职工配备标准(暂行)》规定的“1:5至1:7”差距不小,需新增幼教职工248.8万人。因为短缺,所以疯抢:华东师大学前教育专业每年有100多名毕业生,仅去年就有200多家幼儿园来“抢”人。

就质量而言,幼教从业者的能力不够、意愿不强问题亟待正视:我国学历主要集中在专科水平,占总数的56.37% ,有22.4%的教师只有高中及以下文凭;此外,73%教师未定职级。

幼师缺口问题,并非首次被聚焦,此前就有“116家单位‘争抢’亳州14名幼师毕业生”之类报道。但虐童事件的频发,让这问题愈发严峻:虽然说,虐童现象多发,原因是多方面的,可幼师问题是虐童问题的一个重要诱发因素。

318个毕业生引来1500个工作岗位

数据表明,2021年当年学前教育阶段的适龄幼儿将增加1500万人左右,幼儿园预计缺口近11万所,幼儿教师和保育员预计缺口超过300万。

青岛的情况与全国整体形势吻合,或许,我们从青岛幼儿师范学校提供的一组数据能看出端倪。 根据青岛幼儿师范提供的数据,2014年该校毕业学生人数为324人,而用人单位提供的岗位数为1060;2015年该校毕业学生人数为313人,而用人单位提供的岗位数为1093;2017年该校毕业学生人数为318人,而用人单位提供的岗位数为1500。

据了解,青岛幼儿师范学校学生就业方向主要是幼儿园等教育机构。近几年学校的毕业生一直呈现供不应求的局面,就业率100%。学校负责人表示,学校每年举办毕业生双向选择洽谈会,为毕业生就业提供广阔平台,“每次洽谈会上,提供的岗位远远超过了毕业生总数”。

虽然就业率非常高,但是报名条件却相对宽松,内容只有三条:户籍或初中学籍在青岛各区市的应届初中毕业生;取得青岛幼儿师范学校面试合格证书;有良好的身体和心理素质,无传染性疾病与精神病史,能适应教育教学工作的需要。需要说明的是,学校的录取分数相对也不算高。

虐童事件频发,青岛开始专项督查

不得不说,近期多地发生幼儿在幼儿园受到侵害事件,影响恶劣 ,给受害幼儿及家庭造成重大伤害。同时,记者了解到 ,为规范青岛市幼儿园办园行为,确保广大幼儿的身心健康,11月27日,青岛市人民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紧急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幼儿园规范办园行为专项督导检查的紧急通知》(青教督字〔2017〕8号),并立即召开全市幼儿园规范办园行为专项督导检查工作视频会议。

会议要求各区市教体局要高度重视,按照通知要求,联合学前教育等相关部门组建专项督查工作小组,立即开展拉网式专项督导检查,重点围绕幼儿园教职工队伍建设、师德师风建设、保育教育质量以及幼儿园管理等方面,深入了解幼儿园教职工的从业背景、资质、心理状况、参加培训等情况,观察教职工有无虐待、歧视、体罚和变相体罚、侵害幼儿身心的行为,实现全市幼儿园督导检查全覆盖。对发现的问题要建立台账,即查即改。一旦发现有侵害儿童身心等违法违规办园行为的,立即联合有关部门对相关单位和人员进行严肃查处;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公安机关,切实保障幼儿安全健康。

专家:法律的牙齿还要更锋利些

幼师问题解决尚需时日,但是,孩子却每天都要入园就读。整顿是一个方面,而要更加系统地解决问题,则需要完整的体系。对此,《新京报》发表社论说:

一直以来,很多人对幼师的印象仍停留在“哄孩子”上;强调幼儿的天真可爱时,也忽略了幼儿“多动”“调皮”等特点带来的看护难度。与之对应的 ,则是幼师成为很多成绩不好、找不到好工作者的无奈去处。

但实质上,幼儿难养,幼师也是全世界最难做的工作之一,也必须精挑细选。

幼儿是这个社会最脆弱的一群人,也是《未成年人保护法》中的特殊保护群体。照护起来需要高度专业,需要极强的耐心与应有的专业技能。否则就会像一幼儿园园长所说的,当幼师“发现小孩子并非是他们想象的非常天真可爱的样子,又没有解决的办法,就只能简单粗暴地选择非正常处理方式。”

掌握幼教方面专业技能,了解虐待被看护人罪,意识到幼教工作的神圣性,是幼师的基本素养。可当该行业滥竽充数者众多时,虐童现象几乎无法避免。这就要求,必须用专业幼师替代那些非专业、低素质的幼师,社会也走出“幼教=哄孩子”的偏颇认知。

鉴于虐童问题已到了不得不系统性解决的节点,也是时候对解决幼师问题进行认真规划了。而幼师行业确实也需要一场“供给侧改革”。

在此情境下,或许该有基于长远的系统性部署、制度性设计:既通过高校专业设置和招生倾斜来扩大供给 ,也在薪酬、职业发展等方面提供更多保障和服务。还可通过具体的量化指标、严厉的考核问责,还有对责任逐层落实的督查,让幼师供给渐次告别“短缺”和“低质”局面。城市信报记者 王磊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