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7年11月13日A14

嘻哈包袱铺也走上大银幕

2017-11-13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4版
嘻哈包袱铺也走上大银幕

继德云社、开心麻花、辽宁民间艺术团等国内知名喜剧团体后,嘻哈包袱铺也迈出了走向大银幕的脚步。11月10日,由高晓攀自编自导,携手尤宪超 、于莎莎、李璨琛等人主演的喜剧电影《兄弟别闹》就将登陆内地院线。近年来,舞台喜剧人跨界电影市场已然成为大势所趋 ,但总体看来他们交上的答卷并不能让观众满意,那这一次在相声圈顺风顺水的高晓攀又为何要迎难而上。近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给出了问题的答案。

拍电影不是为了圈钱

最近一年,“IP”热度逐渐减退,在圈内很多人甚至有了一种“提IP避之唯恐不及”的心态。但摆在高晓攀面前不容回避的问题却是,从相声到网剧,再到如今的电影版《兄弟别闹》,就是一个完完全全的“IP”项目。“的确,《兄弟别闹》是脱胎于相声。当初,相声版播出之后反响非常好,当时正是‘IP’说法最热的时候,很多人找我希望把它拍成电影。但我觉得自己作为一个说相声的,并不想掺和这种事,可架不住大伙撺掇,最后还是决定试试。不过,不能让别人来,必须自己来拍。”高晓攀坦言,在筹备过程中自己也一直在思考“IP”的意义,“真的那么强大吗?我觉得未必。我更愿意去做内容,而不是情怀,所以《兄弟别闹》从相声、话剧、电影到网剧都是完全不同的故事。我相信,真正能征服观众的不是‘IP’,而是内容。”

相声演员跨界自古有之

相声、小品等活跃在舞台上的喜剧人拍电影 ,近年来热度激增,但从观众反馈看,成功者并不多,甚至已经出现了一定程度的审美疲劳。那么,高晓攀为何又要迎难而上呢?

“其实我们都知道,舞台喜剧人拍电影是为了名和利,但在这之前我们更不能忘记的,是对作品高度的专注和用功、努力的过程。我觉得,不管做什么,拿出诚意特别重要,现在这个时代不缺有才华的人,缺的是诚意和专注。”高晓攀坦言,相比拍电影自己更喜欢说相声,“但没办法,必须正视现实。看我们说相声,两百人的剧场,就算在体育馆演出也不过四五千人,你的受众就这些,远不如做一部电影的影响力大。而假如你凭借电影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再反哺相声回归小剧场,对相声也是一种推动。必须承认,相声是一个‘角儿的艺术’,只有你有了名气才会有观众。”而提起相声演员跨界,高晓攀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有人说相声演员应该专注,其实不是,当年常宝堃先生也做文明戏,侯宝林大师也拍了《方珍珠》《游园惊梦》等电影,还有天津众多名家合作的反串京剧《法门寺》,这都是在跨界。我认为,跨界可以让相声演员的表演更丰富,因为时代一直在变,相声演员应该把眼界放宽才能更好地促进这门艺术的发展。”

高晓攀:喜剧电影是最难的

记者:是什么促使您要拍一部关于直男的电影?为什么拍兄弟片而不拍爱情片?

高晓攀:其实兄弟片创造好票房的也很多,比如《古惑仔》、《无间道》、《霸王别姬》也都创造了不俗的成绩 。这部片子可能会和大家有更多的共鸣,自己自身的一些故事在片子里都有很好的呈现。

记者:为什么第一部电影就会去拍喜剧题材?

高晓攀:这么多年从事的是喜剧的职业,对喜剧也有自己的理解。喜剧确实很难,为了喜剧也去做了很多的功课。可能拍电影要把人立住,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还要找这个人身上的笑点,和他的喜剧感觉,一个人一生中不可能总是悲剧,也会有好玩的、可爱的事儿发生,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他的喜感。喜剧的确很难,我也在摸索、学习、不断地有更深的理解。

记者:因为“兄弟别闹”是一个很成功的IP,那这次电影跟之前的系列作品比有什么升级或者不一样吗?

高晓攀:肯定有不一样,因为相声有相声的表达方式,它用两个人的语言来呈现一个故事,那话剧就是带着立体、舞美、道具把故事讲完,电影就更复杂了,它要让大家感觉到这是件真实发生在身边的事儿,所以在故事的表达方式上是在不断的升级。在故事内容上,它也显得更完善,更具体,让观众看得更过瘾,对这种感情感受得更深刻。

记者:在这次电影的拍摄里有什么内容是取自于自己生活的情节吗?

高晓攀:我有一场戏是强烈要求下午四点钟拍,那个时候应该是黄昏放学的时候,我都是和小伙伴们一块玩 ,我妈就会叫我“你吃不吃饭啊?写不写作业啊?”然后回家的路上就会闻到这家做带鱼,这家做西红柿炒鸡蛋,闻着饭菜的香味回家,可能在电影中闻不到,但是我想让观众从电影的光线或者画面中体会到。

记者:这是您第一次做导演,您感觉和之前作为演员参加电影拍摄,有什么不同?

高晓攀:不太一样,这回会比较分心 ,因为这回从前期的剧本到拍摄到最后的剪辑,每天都在操心,思考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样的对白、什么样的讲故事的方式,都在思考。做演员就踏踏实实的把戏演好就行了,导演可能要承担电影质量的所有问题。我觉得这两个角色都有不同的地方,导演能讲好一个故事会很开心 ,演员去诠释好一个角色也是很开心的。

记者:都说喜剧片是最难拍的,那您的处女作就是喜剧片,在拍摄的过程中您认为什么最困难?

高晓攀:首先我不得不说喜剧电影确实是最难的,因为你要立人设、立故事,什么样的人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在过程中会有什么样的喜剧点。在这个过程中你也得让观众感受到你喜剧的诚意,我认为比较有难度的是,相声演员演电影代入感是极弱的,因为你会认为“他不就是说相声的吗?不就是搞笑的吗?”演感情戏的时候大家也会跳戏,所以在这部电影中一直想弥补的也是这些问题。

记者:之前有媒体表示《兄弟别闹》可能是今年的一部黑马影片会媲美之前的《夏洛特烦恼》,您自己会有什么期待吗?

高晓攀:没有这样的期待,我觉得《夏洛特烦恼》很努力,很用心,他们成功是必然的,我们也去学习了很多。说到“黑马”,可能前期的剧本在业内有很高的关注度,直到片子的剪辑大家都很关注这部戏。有一些行业内的人看完之后会说这是一股清流,这种轻喜剧应该会有不错的卖相。虽然评价是有的但我的内心还是很恐慌的,因为到底好或者不好还是要观众说的算,对于我来说就是全力以赴做好我应该做的事儿,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欣然接受。

记者:您对这部新片有什么期待?

高晓攀:因为这部电影是自己努力的结果所以希望大家都能够看到,如果这次不好,下一部片子继续努力去完善这部片子的不足,谁也不是第一次就能做得特别好,但我希望是越来越好。

记者:您给您的这部处女作电影打几分?

高晓攀:将将及格吧,都想把它做好但每部电影都会有它的遗憾和不甘,都希望下一部能把上一部的遗憾弥补。而且好与坏也都不是我能说的算的,就像我觉得自己的孩子一定很好一样,我没有投放到市场上不知道结果是什么样的,但我们所有人都一直在为做好它而努力。

城市信报记者

吴鲲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