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7年10月09日A15

投资6000万,票房14亿

2017-10-09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5版
投资6000万,票房14亿

采访导演宋阳、张吃鱼时,两个人刚刚顶着麻花第三部电影导演的巨大光环结束全国路演回来,虽然观众反应不错,但有《夏洛特烦恼》、《驴得水》在前,心里还是不免有压力,“谁都想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但是要考虑到万一摔下来,死得也最惨。”吃鱼愉快承认。

3天后,《羞羞的铁拳》上映,首日破亿,拔下国庆档票房头筹,宋阳和张吃鱼也顺利成为麻花又一对儿亿元导演组合。截至10月8日发稿时间,上映九天的《羞羞的铁拳》累计票房已逼近14亿,比《英伦对决》《追龙》《空天猎》《缝纫机乐队》的票房总和还多。从豆瓣评分、微博热度来看,该片亦占据同期新片之首,已然成为今年国庆档的最大赢家。

是的,借由《羞羞的铁拳》,开心麻花实现话剧到电影的帽子戏法,接连三部电影,部部口碑+票房双丰,麻花电影的深耕能力也再一次让人刮目。话剧起家的他们,在电影这条路上走得愈发稳健。从《夏洛》到《驴得水》,这次,麻花为什么选择《羞羞》作为第三部电影?从话剧到电影这条路,这次他们又走出了哪些新智慧?我们好好听两位新导演说一说。

为什么是《羞羞的铁拳》?

“对麻花来说,也算是一个突破性的喜剧题材了。”

之前采访《驴得水》也是,导演周申和刘露也都是80后,虽然在话剧界也都做出不少成绩,但电影行当仍然是实打实的新兵。再往前,《夏洛特烦恼》亦是如此,闫非、彭大魔第一次拍电影,就制造了10亿+的票房爆款。

三对导演有不少共同点,首要就是,他们是话剧原班导演,是在麻花的主力下首次掌舵电影项目。《羞羞的铁拳》稍有不同的是,话剧是宋阳一个人做导演,在决定拍电影后,他向麻花提议,要和联合编剧张吃鱼一块儿执导,“既然是要干这么一件大事儿,当然要把能量放到最大,”他这么告诉我们。

“之前我们在导演和编剧的分工上其实也就是一个名分上,工作上他早就干着超出编剧的事儿,我也不只干了导演的活。”宋阳继续道 。话是如此,张吃鱼还是很感激 ,“我觉得这并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出的决定,很感谢他。”

宋阳说了提议后,影业内部也当即欣然同意,可两个人倒是也有了不少压力。“因为最终都是希望1+1>2,让这个影片更好。”吃鱼坦白。

从《夏洛特烦恼》开始,开心麻花有意打造自己的品牌,片名之前都以数字计算,“开心麻花第X部电影”。一是因为在没有明星加持的情况下,开心麻花是吸引观众的最大招牌。开心麻花影业老总刘洪涛在接受新浪娱乐采访时曾交底,一开始做电影,麻花的目标观众就是话剧观众,只要这批观众去看,就能带动口碑,不怕自来水不到。

也是从《夏洛》开始,开心麻花做电影的思路愈发清晰。首先,在IP的选择上,他们都是选择自己话剧或者同类剧团的优秀话剧(比如《驴得水》是至乐汇的话剧)进行孵化,话剧到电影这个路子不会变。其次,主创也基本沿用原班,从导演到主演。

在麻花话剧的IP库里,为什么会选择《羞羞的铁拳》作为第三部呢?

“做这个话剧的时候,我们就奔着电影的最终目的,”张吃鱼坦言,“从风格样式上,它不同于前两部作品,对麻花来讲,也算是一个突破性的喜剧题材。”

事实上,真正让麻花拿定主意是在2014年年底 ,“话剧跟电影是一样,口碑就是一周,十天,口碑一出来以后当时公司就觉得这是一个开发电影的一个好的点。”宋阳补充道。在那之后,2015年,开心麻花有意启动《羞羞的铁拳》,只是当时,《夏洛特烦恼》正在拍摄当中,宋阳也觉得要拍电影还有很多要准备的地方,“第一次导电影需要的准备工作太多了”,要等。

而这一等就是一年多。2016年2月,电影《羞羞的铁拳》才最终得以启动。

减法:“舞台感的东西是一定要规避的”

这一年多时间里是宋阳和张吃鱼“学习时间”,“首先我们得更清楚地知道电影的工业化流程是什么样子的;其次,关于影片我们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风格,这个我们要去琢磨。”宋阳解释道。

与此同时,两人也没闲着。2015年底,他们合作做了另外一部年底大戏,《牢友记》。“做这个新剧的过程中,我们获得的东西对《羞羞的铁拳》的改进,效果是非常大的,”张吃鱼透露,“2014年做舞台剧的时候,无论是包袱也好,台词也好,喜剧情景也好,那个阶段我们停留在那个基础上。经过两年到三年的沉淀,我们对于喜剧情景以及对喜剧的把控能力在逐步地提升。”

具体来说,“2014年在做舞台剧的时候,我们对于喜感的追求可能会在人物之上,也就是说,人物和喜感两相比较,我们可能更偏向于喜感 ;而在电影里,我们可能会更偏向于人物本身,不是单纯为了喜感,不能为了喜感把人物给丢失,”宋阳很坚定地认为,“舞台感的东西是一定要规避的,因为我们毕竟做的是电影,如果要做舞台感强的我们就回归舞台了。”

从话剧到电影,减法是一定的。“话剧舞台观众对于合理性宽容度会更加高一点,”张吃鱼紧接着举了一个例子,“马小偷听艾迪生和马东聊秘密计划那场戏,这场戏在舞台上是在男厕所里发生的,马小躲在一个厕所坑里面。那场戏的喜剧效果是非常好的,照理说我们应该把这种喜剧效果好的保留下来,但是 ,这个合理性在大银幕上呈现出来的时候,观众可能会觉得有点跳、有点飞。”

诸如此类的例子还有很多,比如马小和艾迪生“捉奸”吴良那场戏,话剧中“只洗袜子不洗脚”的梗也被拿掉了。“删除包袱对我们来讲是最痛苦的事情,”宋阳特别明白其中的难处,“因为每个包袱能想出来其实是挺不容易的,然而照顾到节奏,或者是剧情原因,都会不得已有一些删除。”

的确,从《夏洛特烦恼》开始,开心麻花电影虽然赢得了高票房和好口碑,但不绝于耳的一点质疑就是,舞台感太强。这个问题非常难把握。什么是舞台感?什么是电影感?《驴得水》上映时,新浪娱乐就曾对话导演周申、刘露,他们就提到这个疑问。事实上,对于一部以话剧为蓝本、在舞台上层层打磨过的电影,要想真正做到电影化,要做的远不止减法这么简单。

加法:“电影要有电影的风格和表现方式”

“舞台剧,你干了再多,你干十年,二十年,跟到大银幕还是不一样。”在话剧舞台摸爬滚打多年的宋阳和张吃鱼,对于改编电影这事儿,一开始真的是心里没底。

电影到底要怎么拍?这个工业化流程还可以学,但是,他们明白,还有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电影要走什么样的风格。“舞台有舞台的风格,电影有电影的风格,要保持整体的统一和一致。”这是他们给自己定的目标。而为了达到整体的统一,宋阳和张吃鱼做了很多的调整,或者更准确一点,加法。

话剧中,艾伦有一个女师傅,类似《射雕英雄传》中瑛姑的存在,是她介绍艾伦上山拜师卷帘门下。电影中,考虑到观众对于合理性的宽容度更低,这个角色和马东的角色得以合并,这样,电影前半段基本可以解读为现实版的拳坛故事。至于上山学艺这段,话剧和电影中都有保留,但是,电影中为了照顾整体的统一,这一段在拍摄上摒弃了之前更加复古的设想,“我们原本想要拍得更复古一些,邵氏风格”,最后因为担心“太飞”而选择现在的拍法,目的就是为了保证“整个作品的一致性”。

另外,和话剧相比,电影的视觉化优势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展现。“话剧会受到舞台的限制,有很多的元素没法表达出来,”张吃鱼解释道,“比如这部戏里最重要的动作部分,这是非常重要的组成元素,只有打戏打精彩了,观众才会觉得好看。但是在话剧舞台上我们确实受到条件限制,没办法展现出来。”

最明显的有三处,一是互换身体的视觉化处理,从卫生间到天台游泳池;二是上山学艺的过程,除了“你来啊”和“发传单”,加入了“红鲤鱼绿鲤鱼与驴”这个环节;三是呼应学艺过程中的三招技能,最后的拳赛也更加地“大片化”了。

细节之外,相信更多人的疑问在于,互换身体这个梗已经不新鲜了,电影要怎么处理才能避免窠臼。对此,宋阳很是清楚,“之前有过同类型的题材太多了,2014年做这个话剧到2017年搬上银幕,这期间也不时地出现一些换身题材的作品 。”不过,他和张吃鱼认为,套路不可怕,喜剧的经典情境就那么多,最重要的是如何“很熟悉的基础上创造新鲜的观影体验”。

“新瓶装旧酒和老酒新酿就一线之隔,观众可能觉得是个老梗,但是我相信他只要看了之后就会发现完全不一样,”张吃鱼很有信心,“因为当你觉得是老梗的时候,你心里就会有个预期,而我们恰恰给它反过来。”

“我们做出来的东西一定是跟别人不一样的,一定是属于开心麻花的,也属于我跟张吃鱼个人风格的喜剧,”宋阳继续。具体来说,“互换身体只是喜剧的包裹,我们更多的是融合进了动作、励志的元素。而且,《羞羞的铁拳》中,你会看到不一样的燃点、励志的点,‘喜燃’的这个风格是我们独特的,”张吃鱼这么总结。

小新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