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7年9月30日A11

◎曲言杂谈 五十正在浪尖上□曲全承

2017-09-30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11版

这几天要去办一起房产过户手续,需要出示结婚证证明自己婚姻合法,妻子翻箱倒柜找出结婚证,端详照片良久,轻叹一声:“哎,我老公也曾经年轻过呀!”

敢情 !我一把夺过结婚证,灯光下细细品味,被自己当年的英姿深深陶醉。看那脑袋之上,一头乌发蓬蓬勃勃,顺而向下,天庭饱满发亮,眉宇书卷气浓,地阁方圆有致。再看身材,飘逸的风衣遮不住奇峻的骨骼,虽不说貌比潘安吧,也对得起天地造化。

这一晚上,我都在对镜自照,不胜感慨。我甚至想把自己小学中学大学的女同学召集起来开个座谈会,让她们谈谈是如何目光短浅,灯下暗黑,竟忽略了如此品貌端正的俊男而没有及时纳入彀中。不过转念一想,心下也生出许多凉意,如果真把自己的同学都召集起来,让她们看到我今天的衰容,该伤了多少玲珑的芳心呀!

这当然是笑谈,不过也不全是。近几年,我确实不大喜欢参加大型同学聚会了。2009年倒是回中学母校参加了一次,为此,我还买了一套高级西装特意捯饬了一番。同学会上,大多数同学都是相拥而坐,畅谈人生遭际,我却不由自主地把眼光向女同学堆里瞄:那位就是当年身材婀娜、暗送秋波的妹子?怎么折腾成腰如桶粗、气如喘牛的大嫂了?这位就是万人迷的冷面女郎?怎么也是这般的珠光宝气、俗脂艳粉?将心比心,我的形象,经过时光打磨,大约也比同学们好不到哪里去,为了给后半生留下点美好的记忆,我觉得这同学还是能不见就不见吧。

不过掩耳盗铃还是阻挡不了时光的流逝。

奶奶在世时,经常哼唱一首不成曲调的歌谣:“人老先从哪里老?先从眼上老,看不清的多来看得清的少;人老先从哪里老?先从牙上老,咬不动的多来咬得动的少;人老先从哪里老?先从腿上老,走不稳的多来走得稳的少……”一口气唱下来,身体的多数器官都要成为感叹的对象。那时我年幼,当然体会不到老人家的苦衷,还常常就此和奶奶开起玩笑,现在,我也年过五旬,正铆足劲儿向老人的队伍飞奔,也渐渐开始感受着浑身上下脑袋疼、满肚子牙疼的不适,才知道衰老是一个多么无奈的过程,我真后悔当年没有好好安慰一下她老人家。

年过五旬算不算老呢?可算,也可不算。说可算有证据:1774年,德国著名哲学家康德五十岁时,正从事巨著《纯粹理性批判》的撰写。在当年他的生日宴会上,朋友们在祝辞中就首次称呼他为“德高望重的老人”。我今年五十有一,哲学巨著写出无望,但年龄比之当年的康德,是一点水分都没有,德高望重称不上,但忝为老人之列,似乎也算不得过于唐突。

还有一个证据:苏东坡先生在写出“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的句子时,也就是三十四五岁的年纪,以这样的年纪就敢称自己为老夫,如果不是东坡先生酒后失言,那就是古人早已将这等年龄之人归于老夫之序,以此推算,我这五十多岁的人,也确实该主动把自己纳入老老夫的范畴吧。

其实有什么好避讳的呢?“老”是一个我们无法逃避的自然过程,它像透过林隙的秋风一样,在你生命力最旺盛的时候,就开始侵入你的肌体,改变你的容颜和体质。它有时甚至非常狡黠,会让行进的步履隐蔽而充满美感,如云衬秋花,如霜染红叶。但无论如何,时光的刻刀都在嚯嚯挥舞,非到钟鸣漏尽不会停歇的。

说五十岁不算老也有证据。

1849年,五十岁的巴尔扎克以飞蛾扑火般的勇毅准备投入婚姻的怀抱了。到这时,他已经完成了137卷《人间喜剧》撰写计划中大约80部长篇小说的写作,但长期的煎熬与劳作,已经让这位著名作家病入膏肓了。

巴尔扎克五十岁的生日是在乌克兰一位贵族寡妇家里度过的。十七年前,正当巴尔扎克穷困潦倒之时,一位来自乌克兰文艺女青年的信件给了他温暖和勇气,五十岁,这位光棍汉真正燃起了爱情之火,他想娶这位寡妇为妻,他在给她的信中写道:“我爱您,陌生人!”一年后,他不顾亲友的劝阻,拖着病体将新婚妻子带回了巴黎。

五十岁,西班牙著名画家毕加索焕发了第二次青春。在人生的第六个十年里,他不仅将自己的创造力推上高峰 ,创作出无数惊世名作,还保持着不断坠入爱河、又不断离婚的纪录,他甚至与两个女人同时生活在一起,并生儿育女,他最后一次结婚时,已经七十一岁。

写到这里,我环顾左右,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夫人正在旁边呢。其实我举出这两个事例并非表明我五十岁也心有旁骛,我只是想说明,人的生命力和创造力有时并不会因岁月流逝而枯萎干涸。

更正经、更励志的事例也有。

“老干妈”的创始人陶华碧是贵州农村的一位寡妇,五十岁之前几乎每天都在为如何填饱孩子肚皮发愁。五十岁之后她开始创业,硬是把农村的普通辣酱变成了享誉世界的名品。

肯德基的创始人山德士五十六岁还穷困潦倒,为了改变命运,他到处推销自己的炸鸡秘方。在被拒绝1009次后,终于有一家饭店被他说动,结果在五年内,他在美国及加拿大发展了400家连锁店。

看来五十岁也好,六十岁也罢,老与不老,全在于自己的精神选择。时间的河流是永恒向前的,任何人无法阻挡;但时间的河流又是绵延不绝的,它没有在任何地方留下标志:从此后死气沉沉不再浪花飞卷。因此,我们五十岁时大可以学学宋丹丹女士,高扬起新生的大旗:“五十岁也无法阻挡我爱美和追求浪漫。我要比十八岁时更单纯更炽热,因为我舍不得再浪费光阴。”

五十岁是一个多么好的年龄呀,经过岁月的打磨,你柔和如水,润洁如玉。如果五十岁你单身,还没有品尝爱情的美酒,那就轰轰烈烈地去爱一次,花心不可有,痴情永不灭,空明的秋季正可蔓延起无边的丹枫呢。

五十岁也是厚积薄发的物候。五十岁之前,你挣扎过,迷茫过,五十岁之后,天命所归,你的慧眼,已经可以穿透生活的迷障,看到辽阔的远方。那就再激越一次,再搏击一回,生命的阻滞,也许就在这新的撞击面前轰然洞开。

五十岁,当然也可以偃旗息鼓,醉心林泉。五十岁之前,你腾跃,你飞翔,你跨越千山万水,五十岁之后,爱惜一下自己的羽毛并不是沉沦。一张一弛,天地正道,静下心来,好自己所好,喜自己所喜,松下听涛,溪边垂钓,未必不是一种新的蓄势待发。

五十年的时光,我们涂抹不平眼角的皱纹,却可以让容颜浸透诱人的包浆。五十岁是女人的坟墓?见鬼去吧。多少五十岁的女人柔媚如兰,风采如霞,裙裾轻扬处,气韵如陈酿般醇厚,那是岁月拨奏的弦歌 。

总之,五十岁可进可退,可俯可仰。立身于人生峰峦半途,向上攀登你是勇士,结庐而居你是智者,转身而下你是贤隐,无论做何种选择,移步换景,别具洞天。

至于我,五十岁,也正享受着自由与顺遂。据楼而望山色之远,凭案以品茶禅之幽,抚册而察人伦之妙,搦管而抒缠绵之情 ,其喜洋洋者也,怎么会在乎什么老之将至?

是的,五十,我们正在浪尖上。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5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