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城市信报·2017年9月18日A7

第六届中国重症医学大会召开 5550名“ICU人”齐聚岛城

2017-09-18 来源:信网-城市信报 A7版

这里是危重患者的希望之所、这里汇集着最先进的医疗设备 、这里每天都在发生着各种故事,有悲伤也有喜悦……这里是医院重症监护室(ICU),工作在这里的医务人员称自己为“ICU人”。

9月14日到17日,由中国医师协会、中国病理生理学会、中国医师协会重症医学医师分会、中国病理生理学会重症医学专业委员会共同主办,青岛大学附属医院、青岛市生理科学学会承办、青岛市科学技术协会支持的“中国重症医学大会”在青岛召开。来自国内外300余位知名重症医学专家授课,吸引了全国5550名“ICU人”参加,包括其他科室医务人员总共6660人,会议内容同时在中国首家重症医学互联网平台云ICU平台直播,在线人数也达到122220人,成为历届中国重症医学大会规模最大的一次。

A 300余位专家组成最强“讲者团”

中国重症医学大会已经举办了六届,作为本届大会的执行主席,青大附院本院副院长、重症医学中心主任孙运波介绍:“这次学术会在人员和学术层次方面都达到了历届之最。”

本次此次大会邀请了国内300余位知名重症医学专家授课,另外邀请了来自美国、日本、韩国、沙特阿拉伯、澳大利亚、新西兰、意大利和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的知名讲者,为大会做了特邀报告。

内容方面更是丰富、先进,对于提高重症医学的技术和临床救治水平都将起到很大的推动作用。会议开设了一个主会场和十个分会场,会中的学术论坛形式多样包括:临床医学的未来,特邀“大数据和AI研究领域专家”现场报告;专家面对面,将邀请苏磊教授对“凝血及血小板功能监测结果解读”;ICU辩论,会上演“一人与多人的对决“;病例讨论环节;优秀论文交流环节;图霸争锋,结合具体病例的ICU读图竞赛,内容涉及ICU 中的各种图像和图形,包括但不限于心电图、胸片、CT片、超声影像、呼吸机波形、有创血压波形等;一站到底,聚焦CRRT领域学术前沿,以更新颖的形式,助力领域医者;ICU好声音,为学者们提供了一个表演的舞台及沟通的桥梁。

此外,为了确保三天学术会顺利进行,500多名由年轻医生、医学生和护理学院的学生组成志愿团队,现场体验这场学术盛宴的气氛。

B 青岛重症医学科处于国内先进水平

这是中国重症医学大会第一次在青岛召开,这个选择离不开青岛重症医学在国内所处的先进地位。尤其是学科带头人孙运波带领下的青大附院重症医学中心,不仅是青岛大学临床医学和护理学博士授予点,这些年还通过加强与国内外知名院校合作交流,先后承担国际自然科学基金3项、编写专著四部、发表SCI论文50余篇,孙运波本人也曾任山东省抗击甲流、非典首席专家。

2012年重症监护室成功使一位脑出血深度昏迷孕妇顺利产下一对双胞胎后又苏醒康复 ;2013年,又在多学科合作下,成功抢救一位被车祸碾轧导致脾脏破裂的4岁女孩,以及多次在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处置与表现,“零死亡”的奇迹体现了青岛重症医学的发展水平。孙运波说:“这是中国危重病医学大会首次选择在青岛召开,青岛的整体学术水平、队伍建设、学术影响以及良好的学术氛围、齐鲁文化都吸引着国内外的专家来感受、交流重症医学发展的经验。”

一个主会场十个分会场,各自不同的主题和主持专家,内容涵盖这一年最先进的重症医学,丰富又庞大的内容吸引了6660人参加。而在这次学术会议上还有个特殊情况,所有人可以根据每个会场的主题自由进入旁听。丰富的内容、紧凑的时间,“ICU人”在这里进行为期三天的信息风暴。之所以这样,孙运波坦言,与现在重症医学的紧迫程度有关。

C ICU人的现状:一半都是年轻医生

这些年,随着健康保障体系和健康意识的提高,学科的发展越来越深入,交叉越来越多,病人寿命越来越长,同时伴有的合并症也越来越多、复杂,同时环境中的不确定因素都会增加疾病的难度,重症医学便应运而生。它需要有一个团队,把危重病人集中,采用最先进的设备进行救治。

重症医学有很明显的特点,它的学术理论比较先进,是基础医学与临床医学的完美结合。在基础研究方面的一些新发现会很快在临床得到实施,临床上的实施情况又不断指导进行着完善。同时,这里还汇聚着最先进的设备,呼吸机血液净化、人工肝等。

“但从某种程度上讲,重症医学是个边缘学科,涉及到医院的每个科室、疾病的每个发展阶段。”孙运波介绍,社会需求和医疗发展促进了重症医学的出现,却也让这个最年轻的临床学科面临着严峻的发展问题:医生。

这里的医生都来自不同专业,病人个体差异还要求在治疗上个体化和精准治疗,所以对人才业务的培养变得非常迫切。以青大附院重症医学中心为例,这里有99张床位,77个医生,其中一半医生都在35岁以下。

这样的情况不仅发生在青岛,全国重症医学发展都面临着这个问题。作为中华医学会危重症委员会委员,中国医师学会危重症专科分会全国常务委员,山东省医学会重症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孙运波坦言:“重症医学学生确实非常紧缺,这跟这里的工作环境、工作压力、强度和心理承受能力有很大关系。因为在这里他们面对的都是生死线上的病人,要求他们必须要有非常好的技术、非常强大的心理,培养一名重症医学人是需要很长周期的。”

D“ICU人”铁打的汉子

累、风险大、压力大,还不知道面临着什么意外……“ICU人”自己都称自己为“铁打的汉子”,诸多因素都影响了这个专业对顶尖人才的吸引力。

孙运波深知“ICU人”的不易,对这些选择这个科室的年轻人充满了钦佩,同时为大家提供一切机会不断学习,比如除了参加国家要求的规范化培训外,科室还鼓励“ICU人”一定要出去学习,到上级医院和国外进行交流学习。

同时,他告诉年轻的“ICU人”:“重症医学治的不仅是病而是人,要学会观察疾病过程中的变化,守在病人床边紧盯监护仪器上的任何变化,才能学会在错综复杂、瞬间万变的信息中找到病情变化的关键点。”

本次中国重症医学大会就带给大家意想不到的信息风暴:针对滥用抗生素导致细菌耐药,如何使感染性疾病处于可控水平?针对最新多器官功能衰竭研究,丰富对疾病认识,推动危重病精准治疗;针对常规生命支持仪器的全新了解;以及重症医学的人文情怀等,多个话题的学术研讨、全方位的交流,促进重症医学行业规范和发展。

17日记者得到最新消息:三天学术会,吸引了全国5550名“ICU人”参加,包括其他科室医务人员总共6660人,会议内容同时在中国首家重症医学互联网平台云ICU平台直播,在线人数也达到122220人,成为历届中国重症医学大会规模最大的一次。城市信报记者 宫岩

分享到:

关闭

扫描,手机阅读

Copyright © 2014-2018 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鲁ICP备14028146号